四月配资

四月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研究 | 长虹能源:供应商现“熟人关系网” 监事在外专职未披露或信披违规 | 金证研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图南/作者 子澄 沐灵 映蔚 洪力/风控

“天上彩虹,人间长虹”,“长虹”牌电视机第一代广告语横空出世,成为经典。回溯历史,在日本彩电占据强大的市场控制力背景之下,四川长虹电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长虹”)扛起了中国本土彩电大旗的四川长虹,顺利搭上了资本的列车。但近年来,四川长虹净利润逐年“缩水”。

而在2019年底,四川长虹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虹能源”)的控股股东,由四川长虹变更为四川长虹电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虹集团”)。此次长虹能源冲击精选层备受关注,长虹能源的发展或“肩负”长虹集团战略转型的重任。

反观其背后,长虹能源对供应商的采购额与供应商披露数据“对不上”,且未披露现任监事在外专职注册会计师,长虹能源或信披违规。一方面,长虹能源营销中心电话地址与客户的关联方“重叠”,其中交易或存“关照”,不仅如此,其与异象频出的“零人”客户交易,交易数据真实性遭拷问。另一方面,其供应商曾受长虹能源关联方控制上演“去关联化”,且该供应商与另一供应商或现“熟人关系网”。

 

一、供应商背景现“熟人关系网”,曾受长虹能源关联方控制上演“去关联化”

关联交易是企业关联方之间的交易,也是企业运作中易于发生不公平结果的交易。反观长虹能源,其关联交易占比高企。

公开发行说明书披露,长虹能源存在关联交易占比较高风险。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长虹能源关联销售的金额分别为1.7亿元、1.96亿元、2.01亿元和0.65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0.83%、18.31%、14.19%和 8.41%。

同期,长虹能源关联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39亿元、1.69亿元、1.72亿元和0.72亿元,占同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21.47%、20.01%、15.73%和12.36%。

不止如此,长虹能源的关联方还同时兼任长虹能源第一大客户和供应商,涉嫌“供销一体”。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深圳市飞狮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飞狮”)是长虹能源控股子公司长虹飞狮的另一股东。深圳飞狮持有长虹飞狮20%股权,是长虹能源关联方。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深圳飞狮分别是长虹能源第一、第一、第一、第三大客户。同期,长虹能源对深圳飞狮的销售额分别为1.59亿元、1.88亿元、1.93亿元、0.6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9.54%、17.57%、13.62%、7.9%。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长虹能源向深圳飞狮的采购额分别为2,616.82万元、4,420.43万元、3,286.32万元、806.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长虹能源2018年第二大供应商曾受关联方深圳飞狮控制。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2018-2019年,嘉兴市凯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力电池”)分别为长虹能源第二、第五大供应商。同期,长虹能源向凯力电池的采购额分别为6,560.28万元、4,583.17万元。此外,2017年,长虹能源向凯力电池的采购额是805.9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深圳飞狮的执行董事为宋春岩,其持有深圳飞狮52%股权。与此同时,截至2020年9月30日,宋春岩持有长虹能源4.04%股权。

且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2018年11月16日,凯力电池执行董事、经理由宋春岩变更为温亲安,投资人由深圳飞狮变更为温亲安,此后凯力电池未发生股权变更。截至查询日2021年2月1日,凯力电池是自然人独资企业,由温亲安100%持股。

不仅如此,长虹能源第五大供应商的实控人,与凯力电池实控人“重名”。

2018年及2020年1-6月,重庆泰尔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尔电池”)均是长虹能源碳性锌锰电池的第五大供应商,同期,长虹能源向泰尔电池的采购额分别为236.33万元、137.41万元。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泰尔电池是由温亲安控制。

也就是说,泰尔电池实控人与凯力电池实控人“重名”,均为温亲安。
研究 | 长虹能源:供应商现“熟人关系网” 监事在外专职未披露或信披违规 | 金证研插图
可见,长虹能源关联交易占比高企背后,其关联方深圳飞狮既系长虹能源的前五大客户之一,还身兼供应商。而实际上,除了已披露的关联交易,其供应商凯力电池曾受关联方深圳飞狮控制;另一供应商泰尔电池与凯力电池或为受同一控制企业。通过穿透上述股权关系,长虹能源供应商背后或现“熟人关系网”,个中对其交易的影响几何?不得而知。

 

二、营销中心电话地址与客户的关联方“重叠”,交易或存“关照”

有关长虹能源与其客户之间的故事尚未讲完。经《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发现,长虹能源客户实控人控制的其他公司的联系电话与长虹能源营销中心电话或“重合”,长虹能源与客户之间的关系“扑朔迷离”。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2017-2018年,绵阳城区智善家电商贸经营部(以下简称“智善经营部”)分别是长虹能源碱性锌锰电池第四、第三大贸易商客户。同期,长虹能源对智善经营部的销售额分别为206.81万元、169.19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智善经营部为个体工商户,其经营者为王帅。

然而,智善经营部实控人控制的其他公司,电话地址或曾与长虹能源绵阳地区营销中心“重叠”。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智善经营部的经营者联系电话均是15882777888。

与此同时,智善经营部的经营者王帅还100%持股另一家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及公开数据,绵阳智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煊科技”)由王帅100%持股。2017-2019年,智煊科技的企业联系电话均是15882777888,与智善经营部的联系电话重合。

而“凑巧”的是,智煊科技2016年的企业联系电话、地址与长虹能源绵阳地区营销中心的电话地址重合。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智煊科技于2016年4月6日设立。2016年,智煊科技的企业联系电话是0816-2294999,企业通信地址是绵阳市高新区火炬西街南段12号。

且长虹能源官网显示,长虹能源绵阳地区营销中心的电话为0816-2294999,办公地址为绵阳市高新区火炬西街南段12号。

此外,智煊科技2016-2019年年报显示其主营业务活动均包含电池销售。

这是否意味着,由智善经营部实控人控制的智煊科技,其2016年的电话曾与长虹能源绵阳地区营销中心的电话一致。
研究 | 长虹能源:供应商现“熟人关系网” 监事在外专职未披露或信披违规 | 金证研插图1
无独有偶,长虹能源河北地区营销中心电话,也与其他企业的联系电话“交叠”。

据长虹能源官网公开信息,长虹能源河北地区营销中心的电话为0311-66033884。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石家庄益昌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昌商贸”)2016-2019年年报显示的联系电话均为0311-66033884。需要指出的是,益昌商贸与长虹能源无股权关系,长虹能源的董监高也未在益昌商贸任职。

由上述数据得出,长虹能源绵阳地区营销中心与其客户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或“共享”联系电话和地址,该客户是否与长虹能源的关系“不一般”?而长虹能源河北地区营销中心的电话信息与益昌商贸重合,长虹能源与益昌商贸之间又是否有关联?不得而知。

 

三、采购额与供应商“对垒”,财报现“疑云”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是公司向投资者和社会公众全面沟通信息的桥梁。然而长虹能源对供应商的采购额与供应商披露数据存“出入”,信披现疑云。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2018-2019年及2020年1-6月,新乡天力锂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力锂能”)分别是长虹能源第三、第二、第一大供应商。同期,长虹能源向天力锂能的采购额分别为6,151.49万元、7,534.5万元、4,246.62万元。

然而,长虹能源对天力锂能的采购额,与天力锂能公告数据“对不上”,“缺口”累计674万元。

据天力锂能签署日为2020年12与7日签署的招股书,2018-2019年及2020年1-6月,天力锂能对长虹三杰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虹三杰”)的销售额分别为6,493.37万元、7,758.62万元、4,137.7万元。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长虹三杰是长虹能源的控股子公司。

即通过上述数据对比,2018-2019年,长虹能源向天力锂能的采购额比天力锂能披露的销售额少了341.88万元、224.12万元,2020年1-6月则是多了108.92万元。而且在合并范围内之下,长虹三杰作为长虹能源子公司,为何长虹能源与天力锂能之间的交易额,比子公司长虹三杰与天力锂能的交易额还少?令人不解。
研究 | 长虹能源:供应商现“熟人关系网” 监事在外专职未披露或信披违规 | 金证研插图2
需要指出的是,天力锂能未提及对长虹三杰的销售包含其他企业。而长虹能源与供应商天力锂能之间的交易数据是否如实披露?不得而知。

 

四、“零人”客户同上百家企业“撞号”,交易真实性或遭“拷问”

值得一提的是,长虹能源多家客户出现“零人”异象,且存在客户与上百家企业共用电话邮箱情形,其交易真实性存疑。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德阳市福鑫五交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鑫五交化”)均位列长虹能源碱性锌锰电池前五大贸易商客户。同期,长虹能源对福鑫五交化的销售额分别为184.2万元、197.33万元、484.88万元、241.01万元。

然而,为长虹能源创收累计超1,100万元的福鑫五交化,或系“零人”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福鑫五交化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此外,公开信息显示,福鑫五交化实控人无其他控股企业。

除了福鑫五交化,长虹能源的另一客户亦曾现“零人”异象,且其与超200家企业共用联系方式。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2020年1-6月,遂宁市全美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美商贸”)是长虹能源碳性锌锰电池的第三大客户,当期长虹能源对全美商贸的销售额为192.16万元。

同时,2020年1-6月,全美商贸是长虹能源碱性锌锰电池第三大贸易商客户,当期长虹能源对全美商贸的销售额为165.82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全美商贸为自然人独资企业,股东为李锐。2017-2019年,全美商贸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1人、1人。此外,公开信息显示,全美商贸实控人李锐并无其他控股企业。

2017-2019年,全美商贸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13550791438,企业电子邮箱均为244801873@qq.com。

据公开信息,截至2021年2月1日,共有271家企业曾使用电话13550791438,共有282家企业曾使用邮箱244801873@qq.com。

无独有偶,长虹能源还有一家客户连续三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且其与几十家企业“撞号”。

2019年及2020年1-6月,成都朝裕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裕商贸”)分别为长虹能源碱性锌锰电池第四、第五大贸易商客户。同期,长虹能源对朝裕商贸的销售额分别为254.37万元、108.04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朝裕商贸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此外,公开信息显示,朝裕商贸实控人或无其他控股企业。

其中,朝裕商贸2017-2019年年报显示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028-81000085。

据公开信息,截至2021年2月1日,共有38家企业曾使用电话028-81000085。
研究 | 长虹能源:供应商现“熟人关系网” 监事在外专职未披露或信披违规 | 金证研插图3
即是说,长虹能源与多家社保缴纳人数“屈指可数”的企业进行交易,而其中两家企业和多家公司共用电话或邮箱,“异象”频出,长虹能源交易真实性存疑。

 

五、现任监事在外专职注册会计师未披露,涉嫌信披违规

事实上,长虹能源需直面的问题远不止于此,其现任监事在外专职注册会计师,同时,该监事所在的会计师事务所曾为长虹能源的参股公司提供审计服务。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陈涓为长虹能源监事,任期为2018年10月至2021年10月。此外,公开发行说明书还提到,陈涓为注册会计师。

然而,陈涓在会计师事务所挂职且注册会计师状态正常,长虹能源对此未予披露。

据财政会计行业管理系统公开信息,截至2021年2月1日,陈涓的注册会计师状态为正常,其在四川力久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力久会计师事务所”)挂职。

而据《注册会计师注册办法》,申请人不在会计师事务所专职执业的,不予注册成为注册会计师。申请人申请注册,应当通过其所在的会计师事务所,向会计师事务所所在地的省级注册会计师协会提交注册会计师注册申请表,其中包括申请人所在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申请人在该会计师事务所专职从业的承诺。此外,不在会计师事务所专职执业的注册会计师,由所在地的省级注册会计师协会注销注册。

需要指出的是,2017-2019年期间,陈涓均在力久会计师事务所专职。

据注册会计师协会发布的《四川省注册会计师协会2017年度注册会计师年检公告》,力久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陈涓任职资格为合格。

据注册会计师协会发布的《四川省注册会计师协会2018年度注册会计师年检公告》,力久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陈涓任职资格为合格。

据注册会计师协会发布的《四川省注册会计师协会2019年注册会计师年检公告》,力久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陈涓任职资格为合格。

除此之外,力久会计师事务所“不避嫌”,曾为长虹能源的参股公司提供审计服务。

据公开发行说明书,四川桑立德精密配件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桑立德”)是长虹能源的参股公司,长虹能源持有四川桑立德35%股权。且陈涓还担任四川桑立德的监事。

2019年,四川桑立德的总资产为9,206.55万元,净资产为6,800.75万元,净利润为1,011.11万元。上述数据由力久会计师事务所审计。

也就是说,陈涓专职所在的力久会计师事务所为四川桑立德提供审计服务,此前及后续是否与长虹能源合作?不得而知。而对于监事陈涓在外专职注册会计师一事,长虹能源未予披露,涉嫌信披违规。

鸿毳性轻,积之沉舟。在即将分享资本盛宴之际,长虹能源背后或“荆棘丛生”,而其未来能走多远?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