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配资

四月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研究 | 东亚机械:违建频遭责令改正拒不执行 总工程师年近80撑起七成专利 | 金证研

: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无涯/作者 清和 映蔚 洪力/风控 研究 | 东亚机械:违建频遭责令改正拒不执行 总工程师年近80撑起七成专利 | 金证研插图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无涯/作者 清和 映蔚 洪力/风控

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新的经贸形势给中国空压机行业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1991年,因看好空压机的市场前景,韩萤焕从中国台湾到福建厦门,参与出资设立了厦门东亚机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亚机械”)前身。时隔30年,凭借“捷豹 JAGUAR”系列空压机及相关配套设备,东亚机械向资本市场发起了第二次冲击。

然而,东亚机械的上市之路或“荆棘塞途”。近年来其营收增长乏力,净利润连续两年“开倒车”,主要产品产量及销量均出现下降;与此同时,其所处行业的收入及利润亦“双降”,未来成长能力或承压。有“外患”亦存“内忧”,年近80岁的总工程师退休后被东亚机械返聘回来,一人“撑”起东亚机械超七成专利,东亚机械的持续研发能力或遇窘境。此外,东亚机械及其实控人曾因违建被责令改正,却屡不执行,恐失社会责任。

 

一、净利润“开倒车”产销双降,行业增长乏力成长能力或承压

2018年以来,东亚机械的营收增长乏力,净利润连续两年下滑,主要产品产量及销量双双下滑,此外,国内空压机行业的空压机收入及利润连年下跌,产量却节节攀升,未来东亚机械的成长或“压力山大”。

据签署日为2020年11月20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及首轮问询函回复,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东亚机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92亿元、5.77亿元、6.06亿元、3.61亿元;2018-2019年,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42%、4.93%。

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东亚机械的净利润分别为9,961.4万元、9,457.76万元、8,523.96万元、5,985.36万元;2018-2019年,净利润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5.06%、-9.87%。
研究 | 东亚机械:违建频遭责令改正拒不执行 总工程师年近80撑起七成专利 | 金证研插图1
净利润连续两年“负增长”以外,东亚机械的主营业务毛利率还低于同行均值。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3月,东亚机械的同行业可比公司浙江开山压缩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山股份”)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6.6%、26.81%、29.03%、28.82%,宁波鲍斯能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0.91%、30.64%、31.17%、32.85%,瑞典阿特拉斯·科普柯集团(以下简称“阿特拉斯”)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5%、43.23%、43.11%、42.64%;同期,上述三家可比同行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均值分别为33%、33.56%、34.44%、34.77%。

而2017-2019年及2020年1-3月,东亚机械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1.44%、30.52%、31.11%、28.84%,低于同行主营业务毛利率均值。
研究 | 东亚机械:违建频遭责令改正拒不执行 总工程师年近80撑起七成专利 | 金证研插图2
与此同时,东亚机械的主要产品面临产销量“双降”的境况。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3月,东亚机械的主要产品空气压缩机包括了螺杆式空压机、活塞式空压机两种。而主营业务收入中,来自螺杆机的收入占比分别为76.49%、77.09%、79.6%、81.25%,来自活塞机的收入占比分别为11.6%、9.7%、7.72%、6.16%,二者收入占比合计分别为88.09%、86.79%、87.32%、87.41%。

2017-2019年及2020年1-3月,螺杆机的产量分别为27,513台、25,155台、23,960台、4,907台;2018-2019年,螺杆机的产量同比下降率分别为8.57%、4.75%。

2017-2019年及2020年1-3月,活塞机的产量分别为24,790台、19,580台、14,734台、1,919台;2018-2019年,活塞机的产量同比下降率分别为21.02%、24.75%。
研究 | 东亚机械:违建频遭责令改正拒不执行 总工程师年近80撑起七成专利 | 金证研插图3
而销量方面,2017-2019年及2020年1-3月,螺杆机的销量分别为26,080台、23,547台、23,097台、5,310台;2018-2019年,螺杆机的销量同比下降率分别为9.71%、1.91%。

2017-2019年及2020年1-3月,活塞机的销量分别为24,965台、19,234台、15,082台、2,255台;2018-2019年,活塞机的销量同比下降率分别为22.96%、21.59%。
研究 | 东亚机械:违建频遭责令改正拒不执行 总工程师年近80撑起七成专利 | 金证研插图4
值得一提的是,东亚机械所处行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及利润总额逐年下滑,而产量却“逆势”增长,令人不解。

据招股书,东亚机械所在行业为“C34通用设备制造业”大类中“C344泵、阀门、空气压缩机及类似机械制造”之“C3442气体空气压缩机械制造”。

据中国通用机械工业协会数据,截至2019年12月,中国规模以上气体压缩机企业数量为525家。

而2017-2019年及2020年1-9月,中国气体压缩机的产量分别为38,919.03万台、40,590.88万台、47,293.96万台、32,829.73万台;2018-2019年,气体压缩机的产量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3%、16.51%。
研究 | 东亚机械:违建频遭责令改正拒不执行 总工程师年近80撑起七成专利 | 金证研插图5
据中国通用机械工业协会及《中国通用机械工业年鉴》数据,2017-2019年及2020年1-9月,中国气体压缩机行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881.14亿元、1,675.39亿元、1,651.77亿元、1,360.2亿元;2018-2019年,气体压缩机行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率分别为10.94%、1.41%。

2017-2019年及2020年1-9月,中国气体压缩机行业的利润总额分别为125.73亿元、109.89亿元、91.27亿元、87.28亿元;2018-2019年,气体压缩机行业利润总额的同比下降率分别为12.6%、16.94%。
研究 | 东亚机械:违建频遭责令改正拒不执行 总工程师年近80撑起七成专利 | 金证研插图6
近年来,中国气体压缩机行业的收入及利润总额连年下跌,产量反节节攀升,该“异象”是否由于压缩机销售价格下降所致?不得而知。

除了“外患”,东亚机械或还存市场份额不敌同行的“内忧”。

据招股书,目前,以阿特拉斯、美国英格索兰公司(以下简称“英格索兰”)为代表的国际企业,专有产品、专有技术等实现了部分市场垄断,在中国空气压缩机高端市场处于优势地位。

而就空压机的收入规模而言,2019年,东亚机械在中国主要动力用空气压缩机厂商中排名第五,而开山股份则排名第一。

据《中国通用机械工业年鉴》数据,2019年,中国空气压缩机的主营业务收入为1,651.77亿元。

据招股书,2019年,东亚机械来自空气压缩机的收入为6.03亿元;同期,开山股份来自空气压缩机的收入为20.64亿元,是东亚机械的3.42倍。

也就是说,按照收入规模占行业收入的比重来测算,东亚机械、开山股份空气压缩机的市场占有率或分别为0.37%、1.25%。

而细分来看,东亚机械主要产品螺杆机,其以产量表示的市场占有率也不及同行。

据招股书,近年来,螺杆机凭借其良好的节能效果、稳定性等优势,已逐步取代活塞机,成为空气压缩机市场的主流产品。

据招股书及开山股份2019年年报,2018年,东亚机械的螺杆机产量为25,155台;同期,开山股份螺杆机产量为68,458台,是东亚机械的2.72倍。

据招股书援引自《中国通用机械工业年鉴(2019)》数据,2018年,中国螺杆空压机产量为535,000台。

也就是说,市场占有率若按照螺杆机产量测算,则2018年,东亚机械、开山股份的市场占有率或分别为4.7%、12.8%。

近年来,东亚机械业绩增长疲软,净利润连续两年“开倒车”,主营业务毛利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与此同时,其主要产品产销量“双降”,“雪上加霜”的是,其所处的中国空气压缩机行业还陷入增长乏力的“窘境”,而市场占有率不敌同行开山股份的东亚机械,其成长能力或承压。

 

二、总工程师一人“贡献”超七成专利,年近80仍“执掌”研发中心

研发创新能力是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体现,而实际上,东亚机械在研发方面,或遇“青黄不接”的窘境。

据招股书,刘连科,生于1942年2月,时年79岁,1991年至1998年任东亚机械原股东中国北方工业厦门公司(原名“中国北方工业厦门分公司”,以下简称“北方工业”)副总经理,自1998年起在东亚机械任职,2016年至今为东亚机械的董事、总工程师、核心技术人员。

据招股书,刘连科通过员工持股平台厦门惠福资本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对东亚机械间接持股0.69%。

据签署日为2016年12月15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16年招股书”),刘连科系退休返聘人员,并作为总工程师,主持东亚机械的研发中心。

据招股书,东亚机械拥有五名核心研发技术人员,分别为刘连科、韩文浩(东亚机械董事长之子,任董事、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林思桥、苏小仕、朱汉城。

需要注意的是,东亚机械曾因实控人韩萤焕以个人账户向刘连科支付“巨额”费用而“吃”警示函。此外,东亚机械超七成实用新型专利由刘连科单独“贡献”,或同样佐证了其在研发方面对刘连科的“依赖性”。

据首轮问询函回复,2018年3月13日,东亚机械在首次申请上市过程中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而警示函提出的问题包括了:2016年1月29日,东亚机械实控人韩萤焕个人账户向总工程师刘连科支付了100万元,被认定为实控人代东亚机械承担费用。

对此,东亚机械则称该笔费用系韩萤焕为感谢刘连科多年来对其子韩文浩的培养。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3月底,东亚机械共拥有31项实用新型专利,无发明专利。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专利号为ZL201120133358.3、ZL201120133387.X、ZL201120129526.1、ZL201120131686.X、ZL201120277341.5、ZL201120277300.6、ZL201120276325.4、ZL201120276324.X、ZL201120278037.2、ZL201320131203.5、ZL201420184596.0、ZL201420185423.0、ZL201420757559.4、ZL201520591838.2、ZL201621129242.1、ZL201621129227.7、ZL201621126637.6、ZL201720432597.6、ZL201720432600.4、ZL201720432326.0、ZL201720432598.0、ZL201720432297.8的专利,发明人均为刘连科。

也就是说,东亚机械拥有的31项专利中,共有22项由刘连科单独发明,占比超七成。
研究 | 东亚机械:违建频遭责令改正拒不执行 总工程师年近80撑起七成专利 | 金证研插图7
据招股书,东亚机械正在执行的研发项目共有5项,其中4项,刘连科均位于参与研发的人员中的首位。

据招股书,东亚机械称其核心技术由整个技术研发团队掌握,不同技术人员依据专业分工分别掌握不同技术环节,技术研发不依赖于单一人员。

时年已近80岁的研发中心负责人刘连科,退休后被东亚机械返聘主持研发中心工作,且东亚机械超七成专利均为刘连科单独发明,这或与其“技术研发不依赖于单一人员”的说法相悖。而未来,不可回避的是,刘连科退休后不再任职,对东亚研发的持续研发能力影响几何?犹未可知。

 

三、因违建频遭责令改正却“拒不履行”,产品曾被抽检出不合格

问题远未结束。需要注意的是,东亚机械曾被检测出不合格产品,其产品质量或遭“拷问”。

据信用莆田网披露的《2016年第三季度福建省工业产品质量省级监督抽查不合格产品及生产企业名单》,在福建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执行的2016年第三季度监督抽查中,东亚机械生产的规格型号为ET65的微型往复活塞空气压缩机产品,被检测出实际容积流量不合格。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8月2日,东亚机械在福建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的抽查中,被检测出不合格。

值得注意的是,东亚机械还存在因违建频被责令改正却数次“拒不履行”的情形。

据(2019)闽0206行审35号裁定书,2018年5月31日,东亚机械因在湖里区海天路94号之一、96号楼顶存在的违法建造行为,被厦门市湖里区城市行政执法局责令自行拆除该等扩建的建筑物。

然而,东亚机械在法定期限内未履行该决定所确定的义务,厦门市湖里区城市行政执法局作出厦湖城执催告[2018]194号行政强制执行催告书,但东亚机械在规定期限内仍未履行。

据(2019)闽0206行审93号裁定书,2018年8月1日,东亚机械因在湖里区海天路96号204室房屋存在的违法建造行为,被厦门市湖里区城市行政执法局责令自行拆除该等扩建的建筑物。

然而,东亚机械在法定期限内未履行该决定所确定的义务,厦门市湖里区城市行政执法局作出厦湖城执催告[2019]13号行政强制执行催告书,但东亚机械在规定期限内仍未履行。

据(2019)闽0206行审40号裁定书,2018年5月31日,因韩萤焕未经相关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在湖里区海天路94号之二存在违法扩建等行为,被厦门市湖里区城市行政执法局责令改正违法行为。

然而,韩萤焕在法定期限内未履行该决定所确定的义务,厦门市湖里区城市行政执法局作出厦湖城执催告[2018]193号行政强制执行催告书,但韩萤焕在规定期限内仍未履行。

除此之外,东亚机械实控人也因违建被要求责令改正。

据(2019)闽0206行审42号裁定书,2018年5月9日,因韩萤焕未经相关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在湖里区海天路96号第一层房屋西侧及南侧向外扩建等行为,被厦门市湖里区城市行政执法局责令改正违法行为。

然而,韩萤焕在法定期限内未履行该决定所确定的义务,厦门市湖里区城市行政执法局作出厦湖城执催告[2018]185号行政强制执行催告书,但韩萤焕在规定期限内仍未履行。

多次因违建被责令改正,东亚机械却“视而不见”,且经法院强制执行数次后在规定限期内仍“拒不履行”,令人唏嘘。

荃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荃。种种问题摆在眼前,东亚机械未来如何“破局”?仍是未解之谜。《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将进一步研究。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每一位作者的作品,本网发布、转载的内容,仅供信息分享和服务读者,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若涉及内容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感谢。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