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配资

四月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研究 | 华绿生物:真姬菇市占率不足2%反扩产6倍 千万元施工合同去哪儿了 | 金证研

: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陆北/作者 知雷 清和 映蔚 洪力/风控 【风控:现代经济管理学中指控制企业财务损失风险的一种职称。】研究 | 华绿生物:真姬菇市占率不足2%反扩产6倍 千万元施工合同去哪儿了 | 金证研插图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陆北/作者 知雷 清和 映蔚 洪力/风控

江苏省【江苏,简称“苏”,省会南京,位于中国大陆东部沿海中心,介于东经116°18′~121°57′,北纬30°45′~35°20′之间。】泗阳县【泗阳县位于中国“十大新天府”之一的苏北平原,属长江三角洲地区,是淮海经济圈、长三角经济圈、沿运河城镇轴交叉辐射区。】,被称为“中国意杨之乡【意杨之乡是江苏省泗阳县的别称,因泗阳县是中国最早引种意大利杨树的县域、中国杨树覆盖率最高的县域、中国意杨产业最发达的县域,2003年被中国林业学会授予全国唯一的“中国意杨之乡”称号。】”,而江苏华绿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苏华绿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致力于食用菌的工厂化栽培的高科技企业,总部位于江苏省泗阳县,在北京设有分厂。】(以下简称“华绿生物”)便坐落于此地,其还被认证为“国家食用菌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食用菌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是国家科技部于2009年批准组建。】金针菇【金针菇学名毛柄金钱菌,又称毛柄小火菇、构菌、朴菇、冬菇、朴菰 、冻菌、金菇、智力菇等,英文为:“Enoki Mushroom”。】种质资源评价和利用基地”。

“殊荣”背后,华绿生物的信息披露现疑云,其子公司上千万元的施工总包合同隐而未披,令人不解。而回溯历史,报告期【报告期加权综合指数又称帕氏指数,是1874年德国学者帕煦(Paasche)所提出的一种指数计算方法。】内,华绿生物关闭北京【《北京-中关村》为王持久作词,孙川谱曲,蔡国庆演唱的晚会歌曲,赞美了北京中关村作为电子科技产品的聚集地飞速发展。】生产基地,其北京和东北地区【东北地区,是中国的一个地理文化大区和经济大区,不是行政区;“东北”一词,最早发见于《周礼·职方氏》。】主要经销商销售额连年下降。此外,在真姬菇【真姬菇(Hypsizygus marmoreus (Peck) H.E.Bigelow)又名玉蕈、斑玉蕈,属担子菌亚门、层菌纲、伞菌目、白蘑科、玉蕈属,外形美观,质地脆嫩,味道鲜鲜,具有海蟹味,在日本称之为“蟹味菇”、“海鲜菇”。】产能利用率未饱和、市占率或不足2%的情形之下,华绿生物却拟扩产6倍产能,未来能否消化?

 

一、关闭北京生产基地,北京和东北地区主要经销商销售额连年下降

回溯历史。拥有“零星”生产基地的华绿生物,还曾关闭了北京生产基地,而后其对北京和东北地区主要经销商的销售额逐年下滑。

据华绿生物签署日期为2020年10月20日的招股书【招股说明书是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票时,就发行中的有关事项向公众作出披露,并向非特定投资人提出购买或销售其股票的要约邀请性文件。】(以下简称“招股书”),华绿生物生产基地位于江苏省宿迁市泗阳县和重庆市。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即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华绿生物在江苏、重庆、北京设有生产基地,其中北京基地于2017年8月对外出售全部资产,不再从事食用菌的生产和经营。

这意味着,2017年起,华绿生物在北京再无生产基地,华绿生物北京及附近区域销售或受影响。

据招股书,华绿生物称,虽然北京基地关闭,但北京基地产能总体占比不高,历史上北京和东北地区的金针菇销售并不完全依赖于北京基地。而事实或并非如此。

事实上,2017年以后,华绿生物对作为第一大客户的北京及东北地区的经销商销售金额不断下滑。

截至2020年上半年,华绿生物金针菇销售收入为17,992.72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主营业务收入是指企业从事本行业生产经营活动所取得的营业收入。】的比例为90%。

据招股书,华绿生物在东北地区的经销商为沈阳鸿展旺哲农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鸿展”),在北京地区的主要经销商为北京鸿展兴都农副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展兴都”),两家公司属于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

据签署日期为2017年12月15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17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4-2019年,鸿展兴都、哈尔滨友谊透笼农贸超市展延梅速冻摊床、沈阳鸿展(以下简称“鸿展兴都及其关联方”)均“蝉联”华绿生物第一大客户。同期,华绿生物对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932.17万元、6,715.06万元、6,973万元,6,403.85万元,4,373.37万元,3,840.99万元,占华绿生物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5.72%、27.96%、26.29%、18.42%、11.1%、6.68%。
研究 | 华绿生物:真姬菇市占率不足2%反扩产6倍 千万元施工合同去哪儿了 | 金证研插图1
作为华绿生物的第一大客户,2014-2017年华绿生物对鸿展兴都及其关联方的销售金额逐年提升,2017年,华绿生物关闭北京基地后,其对鸿展兴都及其关联方的销售金额及占比均逐年下滑。

也即是说,招股书声称的“北京和东北地区的金针菇销售并不完全依赖于北京基地”的说法或有待考量。2017年关闭了北京基地后,其对北京及东北地区经销商的销售额逐年下降,由此可见,华绿生物在北京及东北地区的市场竞争力如何?尚未可知。

 

二、真姬菇产能利用率未饱和,市占率不足2%反扩充6倍产能

问题远未结束。

据招股书,此次华绿生物拟募集资金4.28亿元用于“年产3万吨真姬菇项目”,项目建设期为21个月。

据招股书,江苏省华蕈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蕈农业”),系华绿生物控股子公司。

据生态环境部数据,2020年4月22日,华蕈农业的“年产7800吨真姬菇项目”完成备案,备案号为202032132300000180,项目投资额为1.5亿元,拟投入生产运营日期为2020年10月15日。

而近年来,华绿生物真姬菇产量增速逐年下滑,截至2020年6月底,其产能利用率并未完全饱和。

据2017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6-2019年及2020年1-6月,华绿生物的真姬菇当期实际产量分别为936.49吨、3,002.63吨、5,253.72吨、5,344.53吨、3,442.76吨,2017-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20.63%、74.97%、1.73%。

2016-2019年及2020年1-6月,华绿生物真姬菇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0.07%、78.44%、86.46%、87.95%、96.31%。

据2017版招股书及招股书,真姬菇产能利用率之所以较低,主要是因为真姬菇工厂(即江苏三厂)系华绿生物2016年初收购后建立,华绿生物对其进行了一系列改造及扩建工作,受此影响江苏三厂在较长时间产能利用未达饱和状态。

根据《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统计分析,截至2019年12月31日,华绿生物真姬菇年产能达6,232.41吨,募投项目“年产3万吨真姬菇项目”及华蕈农业年产7800吨真姬菇项目”,两个项目计划新增真姬菇共计37,800吨,为2019年年产能的6.07倍。

据中国食用菌协会公开信息,2016-2018年,中国真姬菇产量分别为36.03万吨、39.13万吨、27.03万吨、30万吨。根据《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统计分析,2017-2018年,中国真姬菇产量同比增长率分别为8.58%、-30.91%、10.99%。

若华绿生物真姬菇市场占有率按照其产量占行业总产量的比重测算,则2016-2018年,华绿生物真姬菇产量占中国真姬菇产量的比例分别为0.26%、0.77%、1.94%。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华绿生物真姬菇销售收入分别为2,484.39万元、3,501.77万元、4,486.06万元、1,979.52万元,同期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15%、8.88%、7.8%、6.9%。

而对真姬菇进行扩产的企业不止华绿生物。据福建万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辰生物”)2020年10月19日签署的招股书,万辰生物的募投项目分别为“年产2.1万吨真姬菇工厂化生产项目”、“日产60吨真姬菇工厂化生产项目”、“食用菌良种繁育及工艺开发建设项目”;预计募投项目每年增加的真姬菇产量为 4.2 万吨。

由上述情形或表明,华绿生物及其子公司华蕈农业拟在近两年共扩产真姬菇37,800吨,为其2019年年产能的6倍,且其真姬菇市占率不足2%,未来能否消化新增的产能?

 

三、未披露子公司上千万元施工总包合同,或选择性披露

值得注意的是,华绿生物子公司正在履行的一项上千万元合同,招股书却“隐而未披”,令人不解。

据招股书,江苏华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骏生物”)系华绿生物的控股子公司,目前无实际业务经营,正在建设工厂,从事食用菌工厂化种植与销售业务。

据住建部公开数据,华骏生物年产20万吨生物饲料项目,其立项文号为泗发改(2018)254号,该项目计划开工时间是2019年2月10日,计划竣工时间是2019年10月31日。

该项目的详细信息中,华骏生物与江苏省吉揽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揽建设”)签订了施工总包合同,合同金额为1,136万元,合同类别是施工总包,合同签订日期是2019年11月25日。

 研究 | 华绿生物:真姬菇市占率不足2%反扩产6倍 千万元施工合同去哪儿了 | 金证研插图2

值得注意的是,华绿生物在招股书中对上述千万元的施工总包合同“只字不提”。

据招股书,2017年年初至2020年7月31日,华绿生物签署的已履行和正在履行的合同金额超过500万元的建设工程或设备安装合同共有17项,其中华骏生物签订的合同有3项,分别为库板及其安装、循环利用农业废弃物年产2,500吨食用菌项目制冷工程、循环利用农业废弃物年产2,500吨食用菌项目制冷施工工程,皆为正在履行。

为何华骏生物与吉揽建设签订的千万元施工总包合同,华绿生物在招股书中却“隐而未披”,其是否存在选择性披露的嫌疑?尚未可知。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每一位作者的作品,本网发布、转载的内容,仅供信息分享和服务读者,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若涉及内容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感谢。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