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配资

四月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研究 | 博力威:已验收项目“躲猫猫” 市占率走低内外交困成长能力或承压 | 金证研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修远/作者 沐灵 映蔚 洪力/风控

自1990年全球第一只商业化锂离子电池出现以来,全球锂离子电池产业至2019年已增长至450亿美元。但近几年,无论是境内外,锂电子电池市场规模增速放缓。而发展往往伴随着“阵痛”,行业内仍存在诸多薄弱环节,低端产业走向中高端,仍需很长一段路要走。在此背景下,作为锂电池制造商,广东博力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力威”)交出的业绩“答卷”并不亮眼。

而且,锂电池这条“赛道”或正日渐“拥挤”,且当前铅酸电池的市场渗透率仍远高于锂电池,短期内,锂电池对铅酸电池的替代或难实现。不仅外患,还有内忧。近几年,博力威市占率走低,未来如何保持其市场竞争力?

不仅如此,博力威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变动频繁,第四大原材料供应商不仅联系方式存在与百家企业“共享”,背后或浮现“财务公司”,博力威采购数据的真实性或遭“拷问”。此外,博力威招股书对已验收建设项目“只字不提”,涉嫌选择性披露。

 

一、业绩增速放缓,市占率走低

近年来,博力威营收净利增速下滑,净资产收益率走低。

据同花顺iFinD数据,2017-2019年,博力威营业收入分别为7.25亿元、9.53亿元、10.26亿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31.36%、7.7%。2020年1-6月,博力威实现营业收入5.39亿元,同比增长21.11%。

同期,博力威净利润分别为0.33亿元、0.63亿元、0.7亿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89.01%、10.84%。2020年1-6月,博力威实现净利润0.52亿元,同比增长44.82%。
研究 | 博力威:已验收项目“躲猫猫” 市占率走低内外交困成长能力或承压 | 金证研插图
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博力威扣非后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6.08%、29.67%、25.95%、15.18%。
研究 | 博力威:已验收项目“躲猫猫” 市占率走低内外交困成长能力或承压 | 金证研插图1
与此同时,博力威毛利率逐年攀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

据博力威于2020年10月21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分产品来看,其中消费电子类电池产品领域,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博力威的毛利率分别为14.43%、16.86%、21.3%、24.32%。同期,博力威同行业可比公司欣旺达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旺达”)的毛利率分别为12.93%、14.35%、15.34%、14.63%。

锂离子电芯产品领域中,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博力威的毛利率分别为19.42%、12.26%、20.56%、19.62%。同期,博力威同行业可比公司惠州亿纬锂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纬锂能”)、广州鹏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辉能源”)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3.14%、19.84%、23.67%、21.25%。

轻型车用锂离子电池产品领域中,2017-2019年,博力威的毛利率分别为25.39%、25.82%、28.38%。同期,博力威同行业可比公司天能电池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能股份”)、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恒电源”)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14.62%、15.64%、6.86%。
研究 | 博力威:已验收项目“躲猫猫” 市占率走低内外交困成长能力或承压 | 金证研插图2
需要指出的是,博力威市场占有率逐年走低。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博力威在中国轻型车用锂离子电池制造领域的市场占有率(按容量,含出口)分别为13.21%、12.36%、8.09%。对此,博力威也指出,近年来,中国轻型车用锂离子电池市场规模持续扩大,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此外,从营收净利规模来看,博力威距离行业“头部”公司仍存在一定差距。

据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2019年7月29日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电池行业百强企业名单,博力威同行业可比公司欣旺达、亿纬锂能、鹏辉能源、星恒电源分别以159.11亿元、43.51亿元、25.69亿元、21.31亿元的营业收入,位列第七位、第三十位、第四十六位、第四十八位。而博力威以12亿元的营业收入,位列第七十五位。

不仅如此,据博力威首轮问询回复,2019年,博力威同行业可比公司欣旺达、鹏辉能源、亿纬锂能、天能股份实现的收入分别为252.41亿元、33.08亿元、64.12亿元、427.44亿元,星恒电源实现主营业务收入为21.13亿元,而博力威为10.26亿元。同期,欣旺达、鹏辉能源、亿纬锂能、天能股份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7.51亿元、1.68亿元、15.22亿元、15.49亿元,博力威为0.7亿元。

上述情形表明,近两年,博力威营收净利增速及净资产收益率出现下滑的同时,轻型车用锂离子电池制造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也逐年走低。此外,从营收净利规模来看,博力威远不及同行业可比公司。

 

二、连续三年未分红,48项机器设备及9项专利遭抵押

赊销情况是反映公司营收质量的重要指标。2020年上半年,博力威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其他应收款(以下简称“应收款项”)占营收超五成,或构成“赊销”。

据招股书,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博力威应收票据分别为3,739.24万元、3,324.94万元、2,981.75万元、3,210.91万元;应收账款分别为15,284.9万元、18,049.84万元、23,937.29万元、22,560.8万元;其他应收款分别为1,134.77万元、1,403.5万元、1,569.83万元、1,270.78万元。

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博力威应收款项合计金额分别为20,158.91万元、22,778.28万元、28,488.86万元、27,042.49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7.79%、23.9%、27.76%、50.13%。

可见,近年来博力威应收款项占比近三成,且2020年上半年占比超过五成,或构成“赊销”。
研究 | 博力威:已验收项目“躲猫猫” 市占率走低内外交困成长能力或承压 | 金证研插图3
其中,博力威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额为0.73亿元,七成或系应收款项“贡献”。

2018-2019年,博力威营业收入同比增加额分别为2.27亿元、0.73亿元。

同期,博力威应收款项金额分别同比增加2,619.38万元、5,710.58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同比增加额的比例分别为11.51%、77.79%。

问题尚未结束,博力威短期借款逐年攀升。

据东方财富Choice公开数据,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博力威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32%、63.41%、57.2%、53.35%。同期,博力威并无长期借款;短期借款分别为3,000万元、2,500万元、3,150.78万元、5,000万元,呈上升趋势。

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博力威财务费用分别为570.99万元、443.58万元、467.6万元、-37.14万元。其中,利息支出分别为282.37万元、357.62万元、287.39万元、94.43万元。

同期,博力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97.25万元、-1,446.12万元、4,743.04万元、5,689.19万元。

虽然博力威近年来资产负债率下滑,货币资金相对充裕,但令人不解的是,博力威已经连续三年未分红,且存在动产抵押情形。

据招股书,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博力威现金分红均为0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博力威存在一项动产抵押登记信息,登记编号为44192019007149,登记日期为2019年8月29日,登记机关为广东省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为2017年11月10日至2020年11月10日,被担保债权数额为4,054.32万元。

在该项动产抵押中,博力威将包括“5L高粘度搅拌机”、“全自动制片机”、“充放电测试软件”等在内的48项机器设备进行了抵押。该48项机器设备的所有权或使用权归属方均为珠江金融租赁有限公司。

除此之外,据招股书,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博力威接受关联方担保金额分别为2.39亿元、1.15亿元、1.87亿元、0.44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历史上,博力威还存在知识产权质押情形。

公开信息显示,招股书签署日2020年10月21日之前,博力威存在9项知识产权出质行为,出质期限在2018年3月30日-2020年8月5日之间。出质知产类型均为专利,分别为“大功率自动切换式汽车启动电源”、“一种线性串联稳压电路”、“一种滑板车档位控制系统及档位控制方法”、“一种电池管理方法、系统和装置”、“用于汽车启动的可拆卸的电源组件”、“一种电池组外壳防爆装置”、“一种电池组电芯层间的隔板”、“一种滑板车遥控器”、“一种电动自行车的后尾指示灯控制电路”。

需要指出的是,据招股书,上述出质的专利中,前5项为博力威现阶段所取得的发明专利,后4项为其现阶段所取得的实用新型专利。

不仅如此,招股书显示,在上述出质的9项专利中,“一种电池管理方法、系统和装置”、“一种线性串联稳压电路”两项发明专利对应的应用,均涉及博力威核心技术之一的“电池组智能管理技术”;“一种电池组电芯层间的隔板”、“一种电池组外壳防爆装置”两项实用新型专利各自对应的应用,均涉及博力威核心技术之一的“电池组关键结构件设计技术”。即上述专利对于博力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三、锂离子电池市场规模增速放缓,成长能力或承压

除了“内忧”,还有“外患”。近年来,全球锂电池市场规模增速放缓,中国锂电池产量增速下滑。作为锂电池生产制造商的博力威,或难“独善其身”。

需要指出的是,博力威境外销售占比超五成,且呈上升趋势。

据招股书,博力威主营业务为锂离子电池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截至2020年上半年,博力威主要产品包括轻型车用锂离子电池、消费电子类电池、储能电池、锂离子电芯。

其中,轻型车用锂离子电池、消费电子类电池系博力威主要收入来源,其应用领域分别为电动自行车、电动摩托车等电动轻型车领域,笔记本电脑、移动电源等消费电子领域。

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博力威外销收入金额分别为3.79亿元、4.22亿元、4.9亿元、2.8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6.31%、47.88%、51.81%、55.57%。

事实上,近年来,全球锂电池市场规模增速放缓。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5-2019年,全球锂矿产量分别为3.15万吨、3.8万吨、6.9万吨、8.5万吨、7.7万吨,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0.63%、81.58%、23.19%、-9.41%。
研究 | 博力威:已验收项目“躲猫猫” 市占率走低内外交困成长能力或承压 | 金证研插图4
据招股书,2015-2019年,全球锂离子电池市场规模分别为224亿美元、284亿美元、349亿美元、412亿美元、450亿美元,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7%、23%、18%、9%。
研究 | 博力威:已验收项目“躲猫猫” 市占率走低内外交困成长能力或承压 | 金证研插图5
放眼中国市场,近年来,中国锂离子电池市场规模增速同样放缓,且产量增速下滑明显。

据工信部CCID、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5-2019年,中国锂离子电池行业市场规模分别为985亿元、1,330亿元、1,589亿元、1,727亿元、1,750亿元,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35%、19.5%、8.7%、1.3%。
研究 | 博力威:已验收项目“躲猫猫” 市占率走低内外交困成长能力或承压 | 金证研插图6
据国家统计局、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5-2019年以及2020年1-5月,中国锂离子电池产量分别为55.98亿只、78.42亿只、111.13亿只、139.87亿只、157.22亿只、55.11亿只,2016-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0.08%、41.72%、25.87%、12.4%。
研究 | 博力威:已验收项目“躲猫猫” 市占率走低内外交困成长能力或承压 | 金证研插图7
不止于此,在锂电池行业市场规模增速下滑的背景下,全球锂电池“赛道”或呈“拥挤”之势。

据公开信息,在亚洲和欧洲地区电动汽车数量増势迅猛的预期下,全球锂电供应格局或将迎来更多“玩家”,而与此同时,中国在全球电池供应领域的龙头地位并不会动摇。从全球市场来看,中、日、韩占据优势,至少未来一段时间内,全球锂电池将主要由这三个国家提供。不过全球锂电池市场供应侧的竞争已经趋于白热化。

与此同时,中国锂电池市场还陷入产能过剩的“境地”。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公开信息,中国锂电池行业产能过剩严重,整体呈现“多、散、乱”的局面,龙头企业在产品技术水平、成本管控、生产管理体系上少有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中小企业陷在规模的困境中,盲目扩张导致的产能过剩,造成了资本浪费、研发积累不足、人才缺失,不利于锂电池技术创新。

此外,随着2018-2020年锂电池产能的陆续投放,中国锂电池行业产能利用率的分化或将不断加剧。

问题仍未结束,在电动轻型车领域,锂电池对于铅酸电池替代性的不及预期,或系博力威“绕不开”的问题之一。

目前,市场销售的电动轻型车动力来源包括铅酸电池和锂电池,且以铅酸电池为主。

据招股书,锂离子电池/锂电池指一种正极主要由锂金属氧化物制成,负极主要由石墨、硅、锂合金等材料制成,电解液为非水类有机溶剂的蓄电池。

而博力威生产的锂离子电池组便主要应用于电动自行车、电动摩托车等电动轻型车领域,以及笔记本电脑、移动电源等消费电子领域。2020年1-6月,电动轻型车领域系博力威第一大收入来源。与此同时,博力威或并未进行铅酸电池生产。

据招股书,2015-2019年,中国锂电两轮车市场渗透率分别为4.4%、5.4%、8.1%、12.5%、18.8%。同期,中国铅酸两轮车市场渗透率分别为95.6%、94.6%、91.9%、87.5%、81.2%。
研究 | 博力威:已验收项目“躲猫猫” 市占率走低内外交困成长能力或承压 | 金证研插图8
需要指出的是,招股书显示,相较铅酸电池,锂电池具有轻便、环保等优势。且近年来,锂电两轮车市场渗透率也呈上升趋势。

然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行业实现锂电池对铅酸电池的替代或并非短期内能够完成。

据中质协质量保证中心福州审核中心于2020年10月21日发布的信息,三年前曾有预测,在制造电动车领域,锂电池在2015年可以替代大约20%的铅酸电池,五年内可以实现大约替代30%的铅酸电池。然而时值今日,锂电池实际替代铅酸电池不到10%,而未来两年内要实现目标亦是非常的艰难。

与铅酸蓄电池相比,锂电池应用于启动电池领域的短板除了高其数倍的价格成本以外,技术性能方面也各有优劣。锂电池用做启动电池,在技术上不仅要克服频繁充放电对锂电池造成的损伤,还要承受锂电池单体一致性欠佳对成组技术的苛刻要求。不仅如此,铅酸电池未被锂电池替代的主要原因还包括锂电池驱动力不够、锂电池的价格大约是铅酸蓄电池的3倍以及锂电池回收利用困难重重等因素。

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于2017年7月24日发布的信息,虽然锂电池技术成熟,但是国内厂家对锂电池正负极材料技术的掌握还没达到低成本研发锂电池的阶段,未来三到五年内,锂电池的价格或难以和铅酸电池抗衡,赢得消费者认可。

据动力电池生产厂家深圳市瑞鼎电子有限公司官网2020年9月21日发布的信息,目前锂电池的优点正逐步显现。但是这并不代表锂电池就比铅酸电池更好,两者都有自己适合的行业和用途,随着市场更加规范和现行的环保标准,铅酸电池和锂电池都能得到发展,并且在各自的领域里面更好的服务于消费者。

也就是说,无论是全球还是国内环境,锂电子电池行业市场规模的增速均呈下滑趋势,且中国锂电池市场还陷入产能过剩的境地,且短时间内,行业实现锂电池对铅酸电池的替代或难时间。在此背景之下,博力威将如何保持其市场竞争力?仍是个未知数。

 

四、前五供应商变动频繁,第四大原材料供应商联系方式背后“惊现”财务公司

作为公司的重要利益相关者,供应商对公司的会计信息、发展战略、经营管理等许多方面都存在重大的影响。然而,近年来博力威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问题频出。

需要指出的是,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博力威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名单变动频繁,存在10家供应商仅一次“入榜”的情形。

截至2020年上半年,博力威主要产品锂离子电池组所需原材料主要为锂离子电芯、电子元器件、五金及塑胶结构件等;锂离子电芯所需原材料主要为正极材料、负极材料、电解液等。

据招股书,深圳市裕兴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兴丰”)与HONG KONG YU XING FENG TECHNOLOGY CO.LIMITED,共同构成2020年1-6月博力威第四大锂离子电池组原材料供应商,博力威向其采购金额合计为1,071.8万元,采购材料均为电子元器件。而2017-2019年,以上两者并不在博力威前五大锂离子电池组原材料供应商之列。

2019年,广州市云通磁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通磁电”)是博力威第四大锂离子电池组原材料供应商,博力威向其采购金额为1,819.19万元,采购材料为电芯。而2017-2018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云通磁电不在前五大锂离子电池组原材料供应商之列。

2017年,安克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Anker Innovations Limited(以下统一简称“安克创新”)共同构成博力威第一大锂离子电池组原材料供应商,博力威向其采购金额合计5,177.26万元,采购材料均为电芯。2018-2019年及2020年1-6月,安克创新不在前五大锂离子电池组原材料供应商之列。

而且,锂离子电芯原材料采购方面同样上演此类现象。

2020年1-6月,东莞市佳艺峰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艺峰”)是博力威第三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博力威向其采购金额为256.73万元,采购材料为其他。2017-2019年,佳艺峰不在前五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之列。

2019年,杉杉能源(宁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杉杉能源”)是博力威第三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博力威向其采购金额为724.78万元,采购材料系正极材料。2017-2018年及2020年1-6月,杉杉能源不在前五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之列。

2018年,江门市科恒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恒实业”)是博力威第一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博力威向其采购金额为5,743.24万元,采购材料为正极材料。而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科恒实业不在前五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之列。

同期,湖北容百锂电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容百锂电”)是博力威第五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博力威向其采购金额为724.94万元,采购材料为正极材料。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容百锂电不在前五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之列。

2017年,青岛乾运高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乾运高科”)是博力威第二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博力威向其采购金额为1,134.36万元,采购材料为正极材料。2018-2019年及2020年1-6月,乾运高科不在前五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之列。

无独有偶,2017年,深圳市永吉泰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吉泰”)是博力威第四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博力威向其采购金额为566.79万元,采购材料为其他。2018-2019年及2020年1-6月,永吉泰不在前五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之列。

同期,珠海市赛纬电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纬电子”)是博力威第五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博力威向其采购金额为343.32万元,采购材料为电解液。2018-2019年及2020年1-6月,赛纬电子不在前五大锂离子电芯原材料供应商之列。

而另一方面,博力威2020年上半年第四大原材料供应商裕兴丰,社保缴纳人数变动异常。

据招股书,2020年1-6月,裕兴丰及HONG KONG YU XING FENG TECHNOLOGY CO.LIMITED系博力威第四大锂离子电池组原材料供应商,博力威向其采购金额合计为1,071.8万元,占采购总额的比例为2.92%。其中,博力威向裕兴丰采购金额为283.44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裕兴丰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7人、0人、8人。

且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裕兴丰注册资本为50万元,其2019年年报显示其认缴出资额为50万元,实缴出资额为0元。

令人费解的是,裕兴丰与超过500家企业共用联系电话,企业邮箱背后惊现“财务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裕兴丰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裕兴丰的企业联系电话为13417418202。据公开信息,截至2021年1月6日,共有523家企业使用该联系电话。

不仅如此,2019年,裕兴丰的企业邮箱为1406864291@qq.com。而截至2021年1月6日,共有842家企业使用该邮箱。
研究 | 博力威:已验收项目“躲猫猫” 市占率走低内外交困成长能力或承压 | 金证研插图9
需要指出的是,通过查找QQ账号“1406864291”,搜索结果显示,该QQ账号的主体系一位名为“A-鑫博创财务:邓贵文”的用户。

且该用户照片墙中,其中的一张照片显示系一家名为“鑫博创财税”的公司,该公司从事业务包括注册公司、记账报税、代理商标、专利、知识产权申请审批。

此外,其照片墙中的另一张照片显示,该公司业务包括“公司注册、代理记账、工商变更、公司注销、资质代办”等。

问题尚未结束,裕兴丰唯一股东其他任职的企业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需要指出的是,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及公开信息,截至2021年1月6日,张艳席为裕兴丰的法定代表人、股东、总经理、执行董事。而除裕兴丰外,其还在东莞市芯电科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电科”)任监事。此外张艳席并未控制其他公司。

而2018-2019年,芯电科的社保缴纳人数同样均为0人。

也就是说,近年来博力威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进出”频繁,其中第四原材料供应商裕兴丰,其不仅联系方式存在与百家企业“共享”,背后或浮现“财务公司”,博力威采购数据的真实性或遭“拷问”。

 

五、建设项目已验收却“隐而未宣”,涉嫌选择性披露

信息披露是上市公司为保障投资者利益、接受社会公众监督而应履行的义务。然而,博力威一项或已建成的项目或均存在未披露情形。

据东莞市生态环境局公开信息,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内,博力威存在5个建设项目,分别为“博力威(第二次扩建)”、“博力威轻型车用锂离子电池建设项目”、“博力威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博力威(异地改扩建)”、“东莞博力威新能源有限公司(扩建)”。上述五个项目的审批时间分别为2020年5月22日、2020年4月8日、2020年4月8日、2019年5月27日、2017年8月1日,审批文号分别为东环建[2020]6133号、东环建[2020]4422号、东环建[2020]4423号、东环建[2019]7999号、东环建[2017]8012号。

其中,“博力威轻型车用锂离子电池建设项目”、“博力威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的审批文号分别与招股书披露的轻型车用锂离子电池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的环评批复文号一致,均系是博力威本次上市的募投项目之一。

然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在招股书中,博力威对于“博力威(异地改扩建)”或“只字未提”,令人不解。

据广州市绿网环境保护服务中心公开信息,“博力威(第二次扩建)”的公示时间为2020年5月,公示类型为“受理”。项目的建设单位是博力威,项目地址为东莞市东城街道同沙,审批部门为东莞市生态环境局。而“博力威(第二次扩建)”的环评文件(以下简称“环评文件”),对此前博力威的“异地改扩建项目”相关信息做了披露。

环评文件显示,博力威于2019年5月27日审批通过了“博力威(异地改扩建)”,总投资300万元。该项目于2019年10月由建设单位、环评单位、工程施工单位、验收监测机构等代表组成的验收工作组对本项目进行验收并通过,并于2019年11月18日通过了博力威建设项目(一期)固体废物污染防治设施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意见的函。

也就是说,报告期内,即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博力威(异地改扩建)”或已建设完成。

另一方面,招股书中,并未提及“改扩建”、“异地”等信息。而通过搜索“扩建”,全文也仅有三处有所提及。

在招股书所示的“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研发中心概况”中,博力威表示,其研发部门负责离子电池组的技术研发工作,子公司东莞凯德新能源有限公司研发部门负责锂离子电芯的技术研发工作。通过本次扩建和升级,母子公司研发相关职能部门将得到进一步整合。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研发中心概况,是基于博力威募投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而言的,与其“博力威(异地改扩建)”或并无关联。

而另外两处提及“扩建”内容,系在招股书论述“本次募集资金投向科技创新领域情况”部分。博力威表示,其“轻型车用锂离子电池建设项目”是其在目前已掌握的核心技术之上进行的产能扩建。“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是其在原有研发体系、技术储备的基础上进行的升级扩建项目。以上与“博力威(异地改扩建)”或同样无关联。

不仅如此,博力威在招股书的在建工程变动情况中,或同样未披露“博力威(异地改扩建)”项目。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博力威在建工程构成包括“星云动力锂电池组保护板测试系统”、“优尼恩点焊机”、“扫描电镜EDX能谱仪”、“新建厂房建设费”4项。

且2018-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新建厂房建设费”均未转入固定资产金额,或说明该项目并未建设完毕。这意味着,“新建厂房建设费”与“博力威(异地改扩建)”同样并无关联。

可见,“博力威(异地改扩建)”于2019年竣工验收,投资总额为300万元,而招股书中,其2019年度转入固定资产金额合计为221.24万元,比当年已验收的“博力威(异地改扩建)”投资额还少,令人困惑。

面对上述情形,博力威在建工程中并未出现“博力威(异地改扩建)”的“身影”,招股书是否涉嫌选择性披露?博力威建设项目的建设情况如何?有待考量。

 

六、保荐机构“吃”警示函环评单位“扣分”,或难勤勉尽责

中介机构是上市公司的重要“同行者”,是高质量的信息披露的保障。强化中介机构“把关责任”便显得尤为重要。然而历史上,博力威的保荐机构、会计师、环评单位均“踩雷”。

本次上市,博力威的保荐机构为东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证券”)。然而,东莞证券曾因未勤勉尽责被多次出具警示函。

据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8】6号文件,2018年9月14日,东莞证券因作为债券受托管理人,未按照规定督促委托方遵守规定,被证监会贵州监管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8】32号文件,2018年12月17日,东莞证券因尽职调查底稿中部分数据错误、未及时发现募集资金未用于核准用途、受托管理事务报告中部分数据填写和计算错误等,被证监湖南监管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不仅如此,博力威的会计师涉嫌违法违规被立案稽查,原因系未保持足够的职业谨慎被罚120万元。

据招股书,本次上市,博力威的会计师为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大信所”)。

据证监会公开信息,2013年5月31日,山西天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能股份”)于2011年3月31日向证监会提交IPO申请,并于2012年2月1日进行招股说明书预披露。2012年8月21日,证监会对大信所进行现场检查,期间发现天能股份涉嫌财务造假。2012年9月21日,证监会对天能股份和大信所涉嫌违法违规立案稽查。

稽查结果显示,审计机构大信所在天能股份IPO项目审计过程中,没有保持足够的职业谨慎,在未取得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的情况下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违反了《证券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被证监会处以以下处罚:没收大信所从事该业务的收入60万元,并处以120万元罚款;对大信所责令改正;给予签字会计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给予签字会计师警告,并处以5万元罚款,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令人唏嘘的是,博力威环评单位还因编制的环评文件评价内容不全,被给予失信记分5分并通报批评。

据环评文件,“博力威(第二次扩建)”项目的编制单位是东莞市德立生态环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立生态”)。

据东莞市生态环境局公开信息于2020年8月18日发布的《关于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复核发现问题及处理意见的通报》,因《东莞市铖泰金属技术有限公司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存在环境质量现状数据引用无效、相关环境要素评价内容不全的质量问题,德立生态、编制主持人韩焉被给予通报批评,并被给予失信记分5分。

保荐机构曾因未勤勉尽责被出具警示函、会计师曾因涉嫌违法被立案稽查、环评单位更是曾因编制“低质量”环评报告被环保局“点名”批评。与此类中介机构合作,博力威信息披露的质量几何?尚未可知。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