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配资

四月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研究 | 嘉益股份:自有品牌创收不足一成 核心技术同质化“拷问”竞争力 | 金证研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太簇/作者 知雷 映蔚 洪力/风控

“病至而治之汤液”出自《黄帝内经》,可见国人对热饮的情缘由来已久。近年,国内掀起养生的热潮,保温杯等各种养生“神器”产品层出不穷。浙江省武义县,系全球不锈钢真空保温器皿行业的重要生产集中地之一,而浙江嘉益保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益股份”)便坐落于此地。

而近几年,嘉益股份的净利润增速遭遇“急刹车”,且在2019年出现了负增长。值得一提的是,嘉益股份近两年“一口气”成立多家子公司却至今未营业,或存上市前“凑数”的嫌疑。其供应商频现“零人”异象,与逾百家公司共用企业电话、邮箱。与此类供应商交易,嘉益股份采购数据真实性或受“拷问”。

而嘉益股份面临的“窘况”不止于此,其自有品牌收入占比不足1成,或沦为“代工厂”,且其两项核心技术并非“独树一帜”,或陷入“同质化”困局,其未来提升市场竞争力?

 

一、净利润“负增长”,子公司或成“拖油瓶”

净利润增速是衡量一个企业经营效益的重要指标。

近几年,嘉益股份的净利润增速遭遇“急刹车”,且在2019年出现了负增长。

据签署日期为2020年11月13日版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7-2019年,嘉益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007.16万元、37,644.88万元、40,496.11万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0.7%、7.57%。

2017-2019年,嘉益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2,582.21万元、8,122.42万元、7,132.5万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14.55%、-12.19%。
研究 | 嘉益股份:自有品牌创收不足一成 核心技术同质化“拷问”竞争力 | 金证研插图
到了2020年1-9月,嘉益股份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2,734.28万元、3,947.02万元。

可见,2019年,营收增速放缓,净利润现负增长,嘉益股份业绩表现或不尽如人意。此外,近两年,嘉益股份“扎堆”成立了6家子公司,其中5家处于未营业状态。

据招股书,嘉益股份直接和间接控制的子公司共有6家,分别为Drink Tech Inc.饮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饮水科技”)、杭州秦歌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歌贸易”)、杭州汉歌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歌贸易”)、杭州镁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镁悦贸易”)、杭州汉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悦贸易”);控股子公司为杭州镁歌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镁歌贸易”)。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嘉益股份的4家子公司,秦歌贸易、汉歌贸易、镁悦贸易、汉悦贸易均成立于2019年7月3日,且尚未开展经营。且子公司饮水科技成立于2018年7月23日,亦尚未实际开展生产经营。

而唯一开展经营的子公司,镁歌贸易成立于2019年4月2日;其2019年和2020年1-3月的净利润分别为-684.77万元、-270.44万元。

不难看出,嘉益股份6家子公司均在近两年“扎堆”成立,其中5家尚处于未营业状态,1家子公司净利润告负或是“拖油瓶”。奇怪的是,其中4家子公司均在同一天成立,个中是否涉嫌“凑数”?不得而知。

 

二、多家供应商现“零人”异象,采购额累计逾3,700万元交易真实性存疑

不锈钢保温器皿作为盛装食物、饮品的容器,其原料供应的可靠性需要有效的准入机制进行把控。而嘉益股份的供应商却频现“0人”的异象,交易真实性存疑。

据招股书,嘉益股份产品的主要原材料为不锈钢、塑料粒子等。

据招股书,2017-2019年,东莞市增元硅胶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增元硅胶”)分别是嘉益股份的第四大、第三大、第二大供应商,嘉益股份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115.56万元、1,085.63万元、1,168.75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6.37%、6.55%、6.75%。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增元硅胶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增元硅胶的控股股东是吴桂平,其持有增元硅胶70%的股权。据公开信息,吴桂平并无持股其他公司的股权。

据招股书,2020年1-3月,永康市厚泽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泽金属”)是嘉益股份的第三大供应商;同期,嘉益股份对其的采购金额为163.39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5.76%。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厚泽金属成立于2019年4月1日。2019年,厚泽金属的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厚泽金属是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其股东为杨海兰。而据公开信息,杨海兰名下仅有厚泽金属一家公司。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和2020年1-3月,丽水雅乐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乐杯业”)分别是嘉益股份委托加工的第五大、第一大、第一大、第二大供应商,嘉益股份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78.22万元、220.15万元、196.32万元、25.77万元,占当期委托加工金额总额的比例分别为7.59%、19.08%、15.06%、15.14%。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雅乐杯业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33人、40人、0人、1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雅乐杯业的控股股东是邹培孝,其持有雅乐杯业40%的股权。据公开信息,邹培孝并无持有其他公司的股权。

可见,嘉益股份的2家供应商增元硅胶、厚泽金属或系“0人公司”,而雅乐杯业2018年社保缴纳人数降为0人,嘉益股份却仍与其发生交易,令人费解。

 

三、撑起千万元采购额供应商,与逾600家企业“撞号”现疑云

关于供应商的问题仍未结束,嘉益股份的两家“零人”供应商,存在与超百家公司共用企业电话、电子邮箱的现象。

据招股书,2019年和2020年1-3月,武义全进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进金属”)均是嘉益股份的第一大供应商,嘉益股份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004.07万元、359.22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1.58%、12.66%。

2017-2018年,全进金属分别是嘉益股份外协加工的第三大、第二大供应商,嘉益股份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01.39万元、207.02万元,占当期外协加工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84%、17.94%。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全进金属成立于2017年4月11日。这意味着,全进金属成立当年即成为嘉益股份的外协加工厂商。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全进金属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全进金属是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其股东是陈英杰。而据公开信息,陈英杰仅持有全进金属一家公司的股权。

且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2017年,全进金属的企业电话是18805798298;2019年,全进金属的企业联系电话是15958913290。

据公开信息,截至2020年11月25日,共有461家公司曾使用18805798298作为企业联系电话,共有648家公司曾使用15958913290作为企业联系电话。

无独有偶,嘉益股份另外一家供应商与上百家公司“撞邮箱”。

2020年1-3月,上海塑优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塑优贸易”)是嘉益股份第四大供应商,嘉益股份对其的采购金额为142.6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5.03%。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塑优贸易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塑优贸易的控股股东是何友云,其持有塑优贸易70%的股权。

而据公开信息,何友云持有股权的公司还有东莞市鑫怡塑胶原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怡塑胶”),其持有鑫怡塑胶60%的股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鑫怡塑胶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而鑫怡塑胶并未披露其2019年的企业年报,且2020年7月15日,鑫怡塑胶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东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樟木头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9年,塑优贸易的企业电子邮箱均为1097411699@qq.com。

据公开信息,截至2020年11月25日,共有223家公司曾使用1097411699@qq.com作为企业电子邮箱。
研究 | 嘉益股份:自有品牌创收不足一成 核心技术同质化“拷问”竞争力 | 金证研插图1
作为嘉益股份供应商,增元硅胶、厚泽金属、雅乐杯业、全进金属、塑优贸易却现“0人”异象,且全进金属、塑优贸易甚至与逾百家公司共用联系方式,令人匪夷所思。与此类供应商交易,嘉益股份采购数据真实性或受“拷问”。

 

四、董监高学历偏低,大专及以下学历员工占比逾9成

董监高的学历能一定程度反映管理层的管理水平,而嘉益股份的董监高,或存学历普遍偏低的隐忧。

据招股书,除去3名独立董事,嘉益股份共有6名董事、3名监事、4名高管共计10人(其中3人还担任董事一职)。

据招股书,6名董事中,戚兴华担任董事长,目前EMBA在读,未披露原学历;朱中萍担任董事,是大专学历;陈曙光担任董事,是中专学历;金学军担任董事,是硕士学历;顾代华担任董事,是大专学历;李小强担任董事,是大专学历。

据招股书,3名监事中,王炯担任监事会主席,是大专学历;曾涛担任监事,是本科学历;陈跃存担任职工监事,是大专学历。

据招股书,4名高管中,董事朱中萍兼任总经理,董事金学军兼任董事会秘书,董事顾代华兼任副总经理;胡灵慧担任财务总监,是大专学历。

即嘉益股份董监高共计10人,除去董事长戚兴华未披露原有学历,其余大专及以下学历共7人,占比70%;本科及以上学历仅2人。
研究 | 嘉益股份:自有品牌创收不足一成 核心技术同质化“拷问”竞争力 | 金证研插图2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3月31日,嘉益股份共有员工1,219人,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员工人数62人,占比5.09%;大专及其他学历员工1,157人,占比94.91%。

管理层和员工学历普遍偏低,嘉益股份的内部治理水平如何?不得而知。而嘉益股份自有品牌创收不足一成的问题,或值得关注。

 

五、自有品牌收入占比不足一成,或沦为“代工厂”

在传统制造企业中,OEM企业数量庞大,获取代工订单的竞争也随之展开,而产品制造过程中的附加值少会导致利润空间遭压缩,转型对于提高竞争力而言,显得尤为重要。且嘉益股份称,“实现OEM到ODM及自有品牌的突破”系其发展目标之一。

而实际上,嘉益股份面临的“窘况”不止于此,其自有品牌收入占比不足1成,或沦为“代工厂”。

据招股书,嘉益股份的主营业务为各种不同材质的饮品、食品容器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经过多年发展产品已形成不锈钢真空保温器皿和非真空器皿两大系列,嘉益股份主要产品包括不锈钢真空保温器皿(保温杯、保温瓶、焖烧罐、保温壶、智能杯等)、不锈钢器皿、塑料器皿(PP、AS、Tritan等材质)、玻璃器皿以及其他新材料的日用饮品、食品容器。

从销售模式来看,2017-2019年和2020年1-3月,嘉益股份OEM/ODM模式的收入分别为33,686.35万元、36,908.17万元、36,929.72万元、6,866.36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82%、99.03%、92.95%、94.72%。其中,OEM模式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9.55%、87.09%、82.63%、85.56%。

显然,嘉益股份销售模式以OEM、ODM业务为主。其中OEM指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即原始设备制造商,由品牌商提出产品的结构、外观、工艺要求,生产商按要求进行生产,产品由品牌商销售。而ODM指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即原始设计制造商,生产商自行设计开发产品,由品牌商选择后下订单进行生产,产品由品牌商销售。

反观嘉益股份的自有品牌,其2个自有品牌中1个系收购而来,且自有品牌线上营收仅百万元不敌外购品牌。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和2020年1-3月,嘉益股份自有品牌的收入分别为60.45万元、362.25万元、2,799.83万元、382.75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18%、0.97%、7.05%、5.28%。

据招股书,嘉益股份的自有品牌主要包括miGo品牌和ONE2GO品牌。

其中,miGo品牌系2019年嘉益股份向PACIFIC MARKET INTERNATIONAL,LLC(以下简称“PMI”)、奔迈(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奔迈国际”)收购而来,目前由子公司镁歌贸易独立运营,该品牌专注于不锈钢真空保温器皿等食品和饮料容器。

另外,ONE2GO品牌创始于2008年,是嘉益股份旗下不锈钢真空保温器皿等食品容器自有品牌。

据招股书,2019年和2020年1-3月,嘉益股份miGo品牌在主要电商渠道的销售金额分别为904.92万元、115.77万元。2018-2019年和2020年1-3月,嘉益股份ONE2GO品牌在主要电商渠道的销售金额分别为54.51万元、108.66万元、5.77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嘉益股份自有品牌ONE2GO从创立至今已逾十二载,而截至2019年,该品牌线上销售收入仅百万元,远落后于其2019年所收购品牌miGo,其自主品牌经营能力或存不足。而其逾九成收入来自OEM/ODM模式,嘉益股份如何实现其“OEM到ODM及自有品牌的突破”的发展目标?犹未可知。

 

六、核心技术产品陷“同质化”困局,市场竞争力或存不足

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关系着企业的发展,嘉益股份亦正逐步向智能化、轻量化的产品结构转变,而嘉益股份的两项核心技术或已落后同行。

据招股书,“智能温显技术”是嘉益股份的核心技术之一,该技术应用于具有智能温度显示功能的按压出水保温壶,解决了温度显示模块的安装结构问题,能快速拆装电池,同时保留了便利的保温壶开关功能,单手操作即可取开盖体并注水。

且嘉益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行业内也有少数品牌在2019年推出了温显保温壶产品,但只能在螺纹旋转盖上实现温显功能。

然而,拥有核心的技术也需要有对应的产品产销才能保证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据招股书,2019年及2020年1-3月,嘉益股份自有品牌miGo的产品和ONE2GO的产品8成以上销售收入主要来自于其天猫旗舰店。

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截至2021年1月4号,在嘉益股份官网的产品中心,以及其天猫平台上的migo家居旗舰店和one2go居家日用旗舰店,均未发现具备温显功能的保温壶产品。即嘉益股份具有温显功能的保温壶产品或尚未上市。

反观其竞争对手,据招股书,嘉益股份的国内同行业竞争对手包括安徽省富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光实业”)。

据富光实业天猫电商平台“富光旗舰店”的数据,其产品型号为FGS200181500的智能保温壶产品,不仅具有“智能实时显温”功能,且是使用锂电池“显温无需充电”,还具备“一键开启”、“卡扣式壶盖”、“不用费力旋拧,只需请按即可开合”等特点。

除此之外,同样是销售保温壶产品的品牌还有supkit/尚厅堂。

据天猫平台上的supkit尚厅堂旗舰店,其产品型号为sty-2000的智能保温壶产品,不仅具有“智能温度显示”功能且使用的是高精度温度传感器“不耗电”,还具有“卡扣式壶盖”,可以实现“弹簧卡扣,一秒开盖”、“单手开盖”等功能,且其宣传语为“比螺旋盖更快更简单”。

上述情形表明,嘉益股份竞争对手富光实业及市面上的其他保温壶品牌supkit/尚厅堂,均已推出具备“便捷式开关”结构的无需充电的智能温显保温壶产品。而嘉益股份应用“智能温显技术”的保温壶产品尚未面世,或已不具备独创性,此项核心技术或难为嘉益股份带来竞争优势。

同样地,嘉益股份的另一核心技术或面临产品同质化的窘境。

据招股书,嘉益股份的核心技术之一“不锈钢保温杯新型表面处理技术”,该技术属于渐变混合喷涂技术,能使原本单一的喷涂工艺变得更加丰富。而行业内主要采用的是单色喷涂方法,少数工厂能做双色喷涂,但只能做横向的渐变双色喷涂,而嘉益股份通过对设备的改进和工艺改良,在喷涂工序可完成单色—双色渐变和横向—纵向的多色渐变。

从产品上看,据嘉益股份天猫平台one2go居家日用旗舰店数据,其型号为S3901V-2、S5030V-2的不锈钢保温杯,已运用了颜色渐变的喷涂工艺,均是纵向渐变的双色喷涂。

据招股书,嘉益股份的国内同行业竞争对手包括浙江哈尔斯真空器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尔斯”)、浙江苏泊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泊尔”)、富光实业。

据哈尔斯天猫官方旗舰店数据,哈尔斯品牌型号为LD-480-71的不锈钢保温杯,分别有粉白、蓝白双色纵向渐变涂装的两种款式。

据富光实业天猫平台富光旗舰店数据,富光品牌型号为WFZ1118的不锈钢保温杯,是一款粉色-绿色-蓝色的三色纵向渐变涂装的产品。

据苏泊尔天猫平台苏泊尔餐具旗舰店数据,苏泊尔品牌型号为KC45DP20的不锈钢保温杯产品,拥有多款双色纵向渐变涂装的配色。
研究 | 嘉益股份:自有品牌创收不足一成 核心技术同质化“拷问”竞争力 | 金证研插图3
对比竞争对手哈尔斯、富光、苏泊尔渐变色涂装的产品,嘉益股份的变色涂装工艺在行业内琳琅满目的产品中或非“独树一帜”,其核心技术具备的渐变混合喷涂技术是否具备先进性?能否为其带来竞争优势?或该“打上问号”。

此番上市,嘉益股份或问题“缠身”,未来将如何接受资本市场的考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继续保持关注。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