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配资

四月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研究 | 欢乐家通过零人供应商转贷千万元 数百万坏账核销或系“熟人关照” | 金证研

: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白泽/作者 沐灵 映蔚 洪力/风控 研究 | 欢乐家通过零人供应商转贷千万元 数百万坏账核销或系“熟人关照” | 金证研插图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白泽/作者 沐灵 映蔚 洪力/风控

广告起着影响消费的重要作用,加强广告宣传可以很快让消费者了解到企业的产品,在潜移默化中勾起消费者的购买欲望。而于2014 年进入植物蛋白饮料市场,推出“欢乐家生榨系列”产品的欢乐家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欢乐家”),其主要产品的主要原材料供应商,曾因虚假广告和超范围使用食品添加剂而遭处罚,选择与此类“问题”供应商合作,欢乐家在遴选供应商制度上或存“缺陷”,其食品质量安全或存隐忧。

与此同时,欢乐家不仅通过“零人”供应商转贷2,100万元,还出现子公司与供应商地址存在交叠的“异象”。而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欢乐家“无力偿还欠款”客户的社保缴纳人数翻倍,数百万坏账核销或系“熟人关照”。

 

一、原材料供应商曾因超范围使用食品添加剂遭处罚,食品质量安全或“埋雷”

在食品行业中,原材料供应商的资质常常关系着产品质量。而为欢乐家的主要产品提供主要原材料的供应商,却被爆出虚假广告。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欢乐家椰子汁的销售收入分别为5.23亿元、5.81亿元、6.71亿元、2.21亿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4.11%、43.17%、43.55%、37.12%。其中,生榨椰肉汁是生产椰子汁的主要原材料。

据招股书,海南绿邦食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邦食品”)为欢乐家生榨椰肉汁供应商。2017-2018年度,欢乐家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1,900.43万元、1,922.74万元,占欢乐家当期同类采购的比例分别为5.06%、5.24%,累计金额为3,823.17万元。

然而,2018年,绿邦食品因存在虚假广告行为被处罚1.05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绿邦食品成立于2015年5月,法定代表人为符斌,经营范围为饮料、罐头食品的生产加工与销售、生榨椰肉汁及销售等。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2018年4月12日,绿邦食品因存在“广告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欺骗、误导消费者”的违法行为,被文昌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处以罚款1.05万元。

需要注意的是,在绿邦食品因虚假广告遭处罚后,欢乐家并没有中断与其合作。

据招股书,2019年,欢乐家采购的生榨椰肉汁供应商名单中,仍有绿邦食品。

那么,作为欢乐家生榨椰肉汁的供应商,绿邦食品曾因虚假广告遭处罚的“黑历史”,令人唏嘘。

问题并未结束,欢乐家的水果第一大原材料供应商曾“踩雷”食品安全质量问题。

据招股书,2017年,临沂奇伟罐头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沂奇伟”)是欢乐家的第三大原材料供应商,欢乐家向其采购水果的金额为1,601.36万元,占当期欢乐家同类采购比为4.62%。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11月,临沂奇伟因生产经营超范围使用食品添加剂的水果罐头,被临沂市平邑县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没收违法所得0.18万元,并处以3万元罚款。

时隔一年,临沂奇伟因存在发票违法被税务局处罚。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2017年12月,临沂奇伟因发票违法,被临沂市平邑县国税局处以3,000元罚款。

曾因虚假广告和超范围使用食品添加剂遭处罚,选择与此类“问题”供应商合作,欢乐家在遴选供应商制度上或存“缺陷”,其食品质量安全或存隐忧。

 

二、通过“零人”供应商转贷2,100万元,子公司与供应商或为“邻居”

社保缴纳人数往往能反映出企业的规模和实力,追溯到与供应商的交易金额,“零人”供应商或难支撑数千万元交易额。而欢乐家与多个“零人”供应商合作,并与之发生转贷行为。

据招股书,中山市利民塑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民塑料”)系欢乐家包装材料的供应商。2017-2019年,利民塑料分别为欢乐家的第一大、第一大、第四大供应商,欢乐家向利民塑料采购金额分别为7,258.05万元、8,343.49万元、3,019.13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7.21%、7.4%、3.34%,合计采购1.86亿元。

据招股书,利民塑料包括同一控制下的湖北华塑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华塑”)、临沂晋益塑料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益塑料”)、湛江市湛利塑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湛利塑料”)。

需要注意的是,在欢乐家的重要采购合同中,湖北华塑和晋益塑料都位列其中,合同标的均为塑料瓶,合同期限均为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

其中,供应商利民塑料进入清算程序,2019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利民塑料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37人、34人、0人。

值得注意的是,利民塑料发布了清算备案信息。2019年9月18日,利民塑料因其它拟向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登记,其需自公告之日起45日内向清算组申报债权。

值得关注的是,欢乐家存在其子公司或与供应商共用地址的“异象”。

与此同时,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湖北华塑成立于2016年11月9日,注册资本110万元,股东为梁金棠、覃勇,企业住所为“汉川市经济开发区福星街9号东”。2017-2019年,湖北华塑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招股书,武汉欢乐家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欢乐家”)系欢乐家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9日,主要生产经营地为“湖北省汉川市经济开发区福星街9号”。

无独有偶,晋益塑料近三年的社保缴纳人数也均为0人,与欢乐家另一个全资子公司山东欢乐家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欢乐家”)地址或存“重叠”。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晋益塑料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晋益塑料登记的住所为“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垛庄镇孟良崮工业园”。

据招股书,山东欢乐家系欢乐家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1年11月1日,主要生产经营地为“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孟良崮工业园”。

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经过地图搜索软件发现,“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垛庄镇孟良崮工业园”即“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孟良崮工业园”,双方地址是否存在交叠,不得而知。

与此同时,湛利塑料于2019年注销,与欢乐家(母公司)或曾互为“邻居”。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湛利塑料成立于2015年12月,于2019年2月注销。湛利塑料2017年年度报告中的企业通信地址为湛江市麻章区麻东大道4-5号第二间厂房。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欢乐家(母公司)在2017年年度报告中的企业通信地址为湛江市麻章开发区麻东大道6-8号。

需要强调的是,晋益塑料还曾为欢乐家提供了2,100万元的转贷。

据招股书,2017年5月8日,欢乐家与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麻章支行签订2017年南粤麻章借字第002号《借款合同》,贷款2,100万元,用于购买生产原材料及辅料,期限8个月。为了满足贷款银行的受托支付要求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欢乐家于当日申请提款,委托贷款银行将2,100万元贷款资金支付至晋益塑料,并于次日全额转回。
研究 | 欢乐家通过零人供应商转贷千万元 数百万坏账核销或系“熟人关照” | 金证研插图1
也就是说,利民塑料控制的湖北华塑、晋益塑料或为“零人”公司,并分别与欢乐家的子公司共用地址、互为“邻居”,异象“迭出”拷问交易的真实性。且欢乐家通过或为“零人”公司的晋益塑料发生的2,100万元的转贷行为,其中是否具备真实交易背景?或也要打上一个“问号”。

 

三、“无力偿还欠款”客户社保缴纳人数翻倍,数百万坏账核销或系“熟人关照”

当应收账款无法收回时,即会被企业确认为坏账。而需要指出的是,当企业发生大面积的坏账后,则可能会对现金流产生负面影响。

实际上,欢乐家在客户或正常经营情况下,却对其应收账款全数核销。

因欢乐家称佛山众兴利华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佛山众兴利华”)经营亏损,欢乐家将其471.94万元欠款全部核销。

据招股书,2017年度,欢乐家前十大应收账款客户销售收入为1.65亿元,收入占比为13.77%;期末应收账款余额1.46亿元,应收账款占比为82.51%。

其中,截至2017年末,欢乐家对佛山众兴利华的应收账款原值为471.94万元。2018年,欢乐家将佛山众兴利华的471.94万元应收账款全部核销。

据招股书,2015年12月,欢乐家与佛山众兴利华开始合作,其主要市场区域为广东省佛山市,属于欢乐家空白市场,该地区为竞品竞争激烈市场,经销商需要向终端投入较多进场进店费用,故欢乐家给予其循环信用额度,但其销售未达到预期导致经营亏损,导致无力偿还欠款。

“无力偿还欠款”的佛山众兴利华,其2018年社保缴纳人数由4人增至2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佛山众兴利华食品成立于2015年9月7日,股东、法定代表人均为郑致文。需要注意的是,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20年10月27日,佛山众兴利华的经营状态仍为存续。并且2016-2019年,佛山众兴利华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4人、9人、20人、20人。

即2018年,佛山众兴利华社保缴纳人数翻倍,其经营规模或在扩大,且处于正常经营状态。然而欢乐家却称“佛山众兴利华销售未达到预期导致经营亏损,无力偿还欠款”,佛山众兴利华是否真实经营不善?不得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佛山众兴利华与欢乐家或颇有“渊源”。

据招股书,李康荣系欢乐家实际控制人之一。湛江华泉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泉建材”)系李康荣控制的其他企业,为欢乐家的关联方。华泉建材成立于2013年3月27日,主营业务为建筑材料的生产和销售,李康荣对华泉建材持股50%,郑真华持股50%。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郑致文现任华泉建材监事一职。在华泉建材成立之初,即在2013年,郑致文与李康荣都系华泉建材的股东之一,郑致文曾对华泉建材持股30%。

除了与欢乐家实控人之一李康荣曾共同持股同一家公司外,郑致文还曾是欢乐家子公司的发起人之一。

据招股书,佛山众兴利华股东之一郑致文,系欢乐家全资子公司深圳众兴利华的发起人之一。2015年9月6日,深圳众兴利华在深圳市工商局注册成立时,郑致文持有深圳众兴利华1%的股权。

据招股书,2016年4月14日,深圳众兴利华原全体股东将所持全部股权转让给了欢乐家。
研究 | 欢乐家通过零人供应商转贷千万元 数百万坏账核销或系“熟人关照” | 金证研插图2
可见,作为欢乐家的经销商客户,佛山众兴利华控股股东郑致文与欢乐家实控人李康荣曾共同持股同一家公司外,且郑致文还曾是欢乐家子公司的发起人之一,而2018年,欢乐家对佛山众兴利华的超470万元的应收账款全部核销,当年佛山众兴利华社保缴纳人数翻倍,其或不存在经营不善的情况,令人不解。

至此,欢乐家这次“大考”的成绩将如何?有待时间的检验。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每一位作者的作品,本网发布、转载的内容,仅供信息分享和服务读者,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若涉及内容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感谢。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