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配资

四月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

: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青云/作者 沐灵 清和 映蔚 洪力/风控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插图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青云/作者 沐灵 清和 映蔚 洪力/风控

由余丹及HAN JIE(韩杰)控制的无锡市尚沃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沃医疗”),系一家“夫妻店”。2019年其业绩表现亮眼,“迷你”尚沃医疗营收首次破亿元。携“靓丽”业绩冲击资本市场之际,超九成营收来自经销商模式的尚沃医疗,2019年经销商数量却净减少68家。

未来能否华丽转身,不得而知。另一方面,尚沃医疗的审计机构频“吃”警示函,或难勤勉尽责。此外,尚沃医疗披露其对客户的销售金额与问询函回复“对垒”,销售金额真实性存疑。与此同时,客户供应商齐上演“交易疑云”,其多家客户出现“零人异象”,供应商或“1人”公司。需要指出的是,尚沃医疗一客户地处上海,却成为四川地区经销商,且合作时间或晚于该客户取得第二类医疗器械经营备案。

 

一、耗材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仪器毛利率畸高于同行

判断一家公司经营业绩,收入增速及毛利率变化具有核心意义。近年来,尚沃医疗业绩表现亮眼。然而,尚沃医疗的耗材毛利率与仪器毛利率,在行业平均表现内显得“另类”。

2017-2019年,尚沃医疗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及扣非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均逐年上升。

2017-2019年,尚沃医疗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349.01万元、5,645.25万元、10,811.48万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9.81%、91.51%。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插图1
同期,尚沃医疗的净利润分别为1,084.3万元、1,859.27万元、4,957.22万元,2018-2019年分别为同比增长71.47%、166.62%。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插图2
2017-2019年,尚沃医疗扣非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2.72%、31.9%、58.77%。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插图3
据尚沃医疗2020年9月20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尚沃医疗的主营业务为呼气分子诊断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营业务收入按产品分类分为检测器(耗材)销售、分析仪销售、维修收入。

然而,2017-2019年,尚沃医疗耗材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

2017-2019年,尚沃医疗的耗材毛利率分别为89.9%、90.31%、92.14%。

同期,尚沃医疗同行业上市公司厦门艾德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德生物”)的耗材毛利率分别为94.26%、92.91%、93.14%,武汉明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德生物”)的耗材毛利率分别为84.13%、80.49%、75.62%,基蛋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蛋生物”)的耗材毛利率分别为87.15%、88.87%、88.17%,北京热景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热景生物”)的耗材毛利率分别为76.03%、74.93%、75.25%。

2017-2019年,上述尚沃医疗同行业上市公司耗材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别为85.39%、84.3%、83.05%。

可以看出,2017-2019年,尚沃医疗的耗材毛利率逐年上升,同行业上市公司耗材毛利率的平均值逐年下滑,尚沃医疗的耗材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插图4
而看另一产品的毛利率表现,尚沃医疗的仪器毛利率“畸高”于同行。

2017-2019年,尚沃医疗的仪器毛利率分别54.59%、64.97%、60.84%。

同期,尚沃医疗同行业上市公司明德生物的仪器毛利率分别为18.99%、61.85%、29.54%,基蛋生物的仪器毛利率分别为34.52%、30.02%、31.53%,热景生物的仪器毛利率分别为52.82%、67.62%、36.69%。此外,艾德生物未单独披露仪器产品毛利率信息。

2017-2019年,上述同行业上市公司仪器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别为35.44%、53.16%、32.59%。

可以看出,2017-2019年,尚沃医疗的仪器毛利率“畸高”于同行。其中,2019年尚沃医疗的仪器毛利率高于同行28.25个百分点。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插图5
可见,2017-2019年,尚沃医疗业绩表现亮眼,净资产收益率逐年上升。然而,2017-2019年,尚沃医疗主要产品之一的耗材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而其另一主要产品仪器2019年毛利率“畸高”于同行28.25个百分点。

除此之外,此番上市,尚沃医疗聘请的审计机构频“吃”警示函,或难勤勉尽责。

 

二、审计机构频“吃”警示函,或难勤勉尽责

审计工作作为现代企业管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有效实施对于企业有着重要意义。然而此番上市,尚沃医疗聘请的审计机构,多次因在执业过程中存在问题而频“吃”警示函。

据招股书,此番上市,尚沃医疗聘请的审计机构为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中天运”)。

2018年以来,中天运因在执业过程中存在问题而遭监管层出具警示函。

据大连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20〕8号文件,2020年6月24日,中天运及注册会计师刘红凯、马朝松因在对大连华实教育咨询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审计、2018年股票增发募集资金验资等执业项目中,存在货币资金审计证据不充分、函证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的问题,被大连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陕证监措施字〔2019〕33号文件,2019年12月4日,中天运及注册会计师黄斌、赵志刚因在对中节能环保装备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报审计项目相关商誉减值审计执业中,存在商誉等相关科目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相关审计证据不充分的问题,被陕西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据证监会公开数据,2018年5月11日,中天运因在美都能源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年报审计项目执业过程中,存在未合理预计完成相应审计工作所需要的时间,未完全履行中介机构勤勉尽责的义务,被浙江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插图6
上述情形意味着,在2018年,中天运就因在年报审计项目执业中未能勤勉尽责,而被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而后在2019年及2020年,中天运因在执业过程中存在问题再两度“吃”警示函。审计机构中天运能否难勤勉尽责?或该“打上问号”。

 

三、销售金额与问询回复信披不一,数据真实性存疑

在披露与客户之间的销售数据时,尚沃医疗却呈现“矛盾”的一面。其披露的销售金额,与问询函回复报告披露的数据“打架”,尚沃医疗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

需要指出的是,据尚沃医疗2020年4月17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20年4月版招股书”),2017年,尚沃医疗对福州斯林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林医药”)的销售金额为180.19万元,与招股书披露数据一致。此外,其对山东美卓思拓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卓思拓”)、上海梦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辰医疗”)的销售金额,也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一致。

其中,据招股书,2017年,斯林医药为尚沃医疗第五大客户,尚沃医疗向其销售的金额为180.19万元。

据尚沃医疗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之回复报告》(以下简称“问询函回复报告”),2017年,斯林医药为尚沃医疗第五大客户,尚沃医疗向其销售金额为130.05万元。

即对比问询函回复报告和招股书,2017年,斯林医药均为尚沃医疗第五大客户。然而,招股书披露的其对斯林医药的销售金额,比问询函回复报告披露的多出50.14万元。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插图7
数据“对垒”的情况不止一处,尚沃医疗招股书披露其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金额,亦与问询函回复报告披露的存“矛盾”。

据招股书,2017-2019年,美卓思拓均为尚沃医疗第一大客户,尚沃医疗向其销售金额分别为498.23万元、583.02万元、789.52万元。

而据问询函回复报告,2017-2019年,尚沃医疗向美卓思拓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98.87万元、589.27万元、792.35万元。

即对比问询函回复报告,2017-2019年,招股书披露其对美卓思拓的销售金额分别少了0.64万元、6.25万元、2.83万元。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插图8
此外,2019年,尚沃医疗对第二大客户的销售金额与问询函回复报告数据也不一致。

据招股书,2019年,梦辰医疗为尚沃医疗第二大客户,尚沃医疗对其销售金额为735.41万元。

而据问询函回复报告,2019年,尚沃医疗对梦辰医疗的销售金额为735.64万元,比招股书中的销售金额多了0.23万元。

需要注意的是,尚沃医疗披露的两版招股书的签署日分别为2020年9月20日、2020年4月17日,而问询函回复报告的签署日期为2020年7月10日。

也就是说,问询函回复报告的签署日期在两版招股书签署日期之间,但两版招股书披露的对客户斯林医药、美卓思拓、梦辰医疗销售金额,却与问询函回复报告的销售金额数据“打架”,尚沃医疗信披数据真实性存疑。而关于客户的疑云远未散去。

 

四、梦辰医疗成立一年即成为省代,连续两年被要求限期整改

在医疗器械制造的产业链中,下游客户主要为各级医疗机构和患者,其中,而以经销商代理为主要销售模式的尚沃医疗表示,“事先对经销商进行资格审查”,但实际上其客户“异象”迭出。

而2019年,刚“满岁”的梦辰医疗成为了尚沃医疗第二大客户,虽为“新手”也成为尚沃医疗上海地区省代。而尚沃医疗是否能“兼任”两个身份,或许要“打上问号”。

据招股书,2019年,梦辰医疗为尚沃医疗第二大客户,尚沃医疗向其销售金额为735.41万元,此外,梦辰医疗为尚沃医疗2019年新增的上海地区省代。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梦辰医疗成立于2018年10月18日。

也就是说,梦辰医疗在成立仅一年时间,便成为尚沃医疗上海地区省代。

据上海市宝山区政府公开信息,2019年9月6日,梦辰医疗在2019年8月份宝山区医疗器械经营企业监督检查结果公示中,检查结果为要求限期整改。

据上海市宝山区政府公开信息,2020年10月10日,梦辰医疗在2020年8月份宝山区医疗器械经营企业监督检查结果公示中,检查结果为要求限期整改。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插图9
由上述情形可见,2019年,梦辰医疗成立仅一年,便成为尚沃医疗第二大客户以及上海地区省代。然而,2019年9月,梦辰医疗在医疗器械经营企业监督检查中被要求限期整改,2020年10月又再次被要求限期整改,梦辰医疗代理资格是否合格?值得推敲。

 

五、“零人”客户位于上海却系四川地区经销商,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

无独有偶,尚沃医疗2019年第五大客户背后也“疑团”重重。

据招股书,2019年,上海慷铭医疗器械科技中心(以下简称“上海慷铭”)为尚沃医疗第五大客户和四川地区经销商,尚沃医疗向其销售的金额为576.13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上海慷铭成立于2018年10月12日,股东为左艳。2018-2019年,上海慷铭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慷铭的控股股东左艳并无其他控股公司。

显然,上海慷铭常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或系“零人”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慷铭2019年年报显示,其企业通信地址为上海市金山区朱泾镇人民路121号1幢4569室。

即通信地址在上海的上海慷铭,却“分身”成为尚沃医疗四川地区经销商,令人费解。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慷铭还曾与上百家企业共用联系电话。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上海慷铭2019年年报显示,其企业联系电话为17321320551,企业电子邮箱为2985471601@qq.com。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11月23日,共有103家公司曾使用过17321320551作为联系电话,54家公司曾使用过2985471601@qq.com作为企业邮箱。
研究 | 尚沃医疗:零人客户异地经销 经营备案晚于合作时间拷问交易真实性 | 金证研插图10
据招股书,上海慷铭成立于2018年,系接替四川省医药器械有限公司的四川地区经销商,与尚沃医疗的首次合作时间为2018年。

且招股书显示,尚沃医疗主要从事呼气分子诊断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均为国家二类医疗器械。

而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编号为沪金食药监械经营备20190287号文件显示,上海慷铭备案经营第二类医疗器械的时间为2019年5月20日。

据《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第三十条,从事第二类医疗器械经营的,由经营企业向所在地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备案并提交其符合本条例第二十九条“从事医疗器械经营活动,应当有与经营规模和经营范围相适应的经营场所和贮存条件,以及与经营的医疗器械相适应的质量管理制度和质量管理机构或者人员”规定条件的证明资料。

2018年,上海慷铭就与尚沃医疗开展合作,而上海慷铭备案经营第二类医疗器械的时间为2019年5月20日。这意味着,上海慷铭在备案经营第二类医疗器械之前就成为了尚沃医疗四川地区经销商,其是否违反规定?尚未可知。

由此可见,作为尚沃医疗2019年第五大客户,上海慷铭为尚沃医疗“贡献”逾500万元收入。而上海慷铭常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且通信地址在上海,却成了尚沃医疗四川地区经销商,令人匪夷所思。不仅如此,上海慷铭或曾与103家公司共用联系电话,54家公司共用企业邮箱。而且,上海慷铭或在备案经营第二类医疗器械之前已成为尚沃医疗四川地区经销商,跟此类“问题”客户合作,双方的交易数据真实性或遭“拷问”。

 

六、客户供应商或“人数寥寥”,齐出演“交易疑云”

戏剧性的是,在与人数“寥寥无几”、甚至为“零人”公司的客户交易的同时,尚沃医疗或与“1人”供应商往来,一场“交易疑云”或正在酝酿。

一方面,尚沃医疗与2017年第三大客户交易逾200万元,该客户或为“零人”公司。

据招股书,2017年,黑龙江省诺赛信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赛信”)为尚沃医疗第三大客户,尚沃医疗对其的销售金额为234.77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诺赛信成立于2016年3月7日,控股股东为刘忠臣。2016-2019年,诺赛信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4人、4人。

公开信息显示,刘忠臣控股的公司中,经营范围包含医疗器械销售的公司,还有黑龙江盛臣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臣医疗”)。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盛臣医疗2018年11月12日成立,2018-2019年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1人。即成立于2018年的盛臣医疗,社保缴纳人数仅1人,且其2018年才成立,或并不影响上述交易金额。

可见,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甚至或为“零人公司”,尚沃医疗与诺赛信之间的交易真实性几何?

不宁唯是,尚沃医疗2017年第十三大客户亦存“蹊跷”。

据问询函回复报告,2017年,沈阳冠金龙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金龙”)为尚沃医疗第十三大客户,尚沃医疗向其销售金额为79.06万元。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冠金龙成立于2016年7月19日,股东为牛兴国。2017-2019年,冠金龙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此外,公开信息显示,牛兴国并无其他控股公司。

不仅如此,冠金龙2019年年报显示,其联系电话为18940095899。

据公开信息,截至2020年11月23日,共有104家公司曾使用过18940095899作为联系电话。

另一方面,据招股书,2019年,北京硕业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硕业工贸”)为尚沃医疗第五大供应商,尚沃医疗向其采购的金额为76.16万元。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硕业工贸成立于2007年3月7日,股东为张学丽。2017-2019年,硕业工贸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1人。

公开信息显示,张学丽并无其他控股公司。

由此不难看出,2017年,尚沃医疗向诺赛信、冠金龙累计销售逾百万元,同期两客户或为“零人”公司。不仅如此,2019年,尚沃医疗或向“1人”公司硕业工贸采购逾70万元货物。上述客户及供应商或“人数寥寥”,与尚沃医疗的交易数据真实性几何?尚待考验。

在资本市场的探照灯下,多位重要合作伙伴问题“频现”的尚沃医疗,将何去何从?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每一位作者的作品,本网发布、转载的内容,仅供信息分享和服务读者,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若涉及内容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感谢。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