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配资

四月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研究 | 迎丰科技:“三降”压顶专利靠“买买买” 经营混淆或侵蚀独立性 | 金证研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青云/作者 映蔚 洪力/风控【风控:现代经济管理学中指控制企业财务损失风险的一种职称。】

作为接轨沪杭都市圈的桥头堡,浙江【浙江,简称“浙”,省会杭州。】绍兴柯桥区又被称为“世界纺织之都”。柯桥柯海公路上,来往货车川流不息,由南向北是运进园区印染的白色坯布,反向则是五颜六色的纺织面料。

而印染是当地的主导产业,浙江迎丰【迎丰是一个地名,它座落在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王江泾镇田青村,在哪里有一座江浙一带很有名的刘公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迎丰科技”)便是其中之一,在市场需求趋弱的背景之下,迎丰科技将步伐迈向资本市场,身后或“荆棘丛生”。

近年来,迎丰科技难掩毛利率【毛利率(Gross Profit Margin)是毛利与销售收入(或营业收入)的百分比,其中毛利是收入和与收入相对应的营业成本之间的差额,用公式表示:毛利率=毛利/营业收入×100%=(主营业务收入-主营业务成本)/主营业务收入×100%。】走低、净资产收益率【净资产收益率ROE(Rate of Return on Common Stockholders’ Equity),净资产收益率又称股东权益报酬率/净值报酬率/权益报酬率/权益利润率/净资产利润率,是净利润与平均股东权益的百分比,是公司税后利润除以净资产得到的百分比率,该指标反映股东权益的收益水平,用以衡量公司运用自有资本的效率。】下滑窘境;且中专以下学历员工人数占比超八成;同时仅持有的4项发明专利,或靠“买买买”所得。值得一提的是,迎丰科技与不同关联方【关联方是一方控制、共同控制另一方或对另一方施加重大影响,以及两方或两方以上受同一控制、共同控制的,构成关联方。】之间,“撞号”又“撞地址”,经营混淆独立性或遭侵蚀。不仅“内忧”,还有“外患”,迎丰科技所处行业增速放缓,且下游遭遇“负增长”,未来成长能力或承压。

 

一、毛利率走低下游遭遇“负增长”,成长能力或承压

近年来,迎丰科技营收增速放缓,毛利率也逐年“走下坡路”。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迎丰科技的营业收入【营业收入是从事主营业务所取得的收入。】分别为6.83亿元、9.01亿元、9.87亿元、4.04亿元,2017-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31.95%、9.5%。

同期,迎丰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1.31亿元、1.13亿元、1.38亿元、0.46亿元,2017-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3.46%、21.88%。
研究 | 迎丰科技:“三降”压顶专利靠“买买买” 经营混淆或侵蚀独立性 | 金证研插图
营收增速放缓的同时,迎丰科技的毛利率则逐年下滑。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迎丰科技主营业务毛利率【主营业务毛利率是销售毛利与主营业务收入净额之比[1]。】分别为37.87%、32.02%、28.04%、25.75%。
研究 | 迎丰科技:“三降”压顶专利靠“买买买” 经营混淆或侵蚀独立性 | 金证研插图1
即2016-2018年,迎丰科技毛利率逐年下滑,累计下降了近10个百分点。

此外,迎丰科技的净资产收益率也逐年下滑。

2016-2018年,迎丰科技的扣非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根据中国证监会发布的《公开发行证券公司信息披露编报规则》第9号的通知的规定: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的计算公式如下:ROE = P/(E0 + NP÷2 + Ei×Mi÷M0 – Ej×Mj÷M0) 。】分别为126.28%、45.71%、27.71%。
研究 | 迎丰科技:“三降”压顶专利靠“买买买” 经营混淆或侵蚀独立性 | 金证研插图2
与此同时,迎丰科技还面临所处行业增速放缓、下游行业“负增长”的困境。

据招股书,迎丰科技从事纺织品的印染加工业务,所属行业为纺织业之化纤织物染整精加工(以下简称“印染行业”),下游主要为服装服饰行业、家用纺织用品行业、产业用纺织用品行业等。

据中国纺织机械协会发布的《2019年纺织机械经济运行报告》,2019年,1,633家规模以上印染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831.53亿元,同比增加0.83%,增速较2018年回落2.15个百分点;实现利润总额158.35亿元,同比增加6.49%,增速较2018年减少11.44个百分点。

不仅如此,《2019年纺织机械经济运行报告》显示,2019年,规模以上印染企业亏损企业户数309家,亏损面18.92%,较2018年扩大1.25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总额17.11亿元,同比增加9.76%,增速较2018年增加21.24个百分点。

可见,2019年,规模以上印染企业的营收增速及利润总额增速均出现下滑,而且,规模以上印染企业出现亏损面扩大的情况。

与此同时,迎丰科技下游行业步入“负增长”的窘境。

据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成立于1952年8月。】数据,2017-2019年,中国规模以上纺织业企业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4%、-0.2%、-1.8%,利润总额分别同比增长3.6%、5.3%、-10.9%。
研究 | 迎丰科技:“三降”压顶专利靠“买买买” 经营混淆或侵蚀独立性 | 金证研插图3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2019年,中国规模以上纺织服装、服饰业(以下简称“纺织服饰业”)企业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1%、4.2%、-3.4%,利润总额分别同比增长2.9%、10.8%、-9.8%。
研究 | 迎丰科技:“三降”压顶专利靠“买买买” 经营混淆或侵蚀独立性 | 金证研插图4
可以看出,2019年,迎丰科技下游纺织业、纺织服饰业规模以上企业营业收入及利润总额均出现负增长,此外迎丰科技近年来毛利率逐年走低、净资产收益率也逐年下滑,“三降”压顶之下,迎丰科技未来的成长能力或承压。

 

二、中专以下学历员工占比超八成,仅4项发明专利或均靠“买买买”

印染行业的竞争具有明显的区域特色,浙江是全国最大的印染集聚区。且迎丰科技称,由于行业集中度低,其所在的印染行业竞争激烈,行业企业依靠科技进步等办法推进转型升级。

然而迎丰科技超八成员工为中专以下学历,持有的4项发明专利全系受让所得,发明专利或靠“买买买”。

据招股书,中国印染行业内企业数量较多且绝大多数为中小型企业,市场化程度较高、产业集中度低、市场竞争较为激烈。行业内主要企业都在依靠科技进步、管理创新、节能减排来推进转型升级,并呈现资源向优势企业不断集中的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印染企业之间的竞争。

且招股书显示,迎丰科技致力于建设新型节能环保型和智能制造型的印染企业,近三年来共计投入研发费用约1亿元,实施了多项新产品新技术开发项目,取得了多项专利,被认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2016-2018年,迎丰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579.03万元、3,608.77万元、3,921.88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78%、4.01%、3.98%。

而需要一提的是,迎丰科技的发明专利皆系受让所得。

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12月15日,迎丰科技及下属子公司共拥有54项专利,其中4项为发明专利,皆为受让取得。

这意味着,迎丰科技的4项发明专利或均靠“买买买”所得。

不仅如此,迎丰科技董监高及员工学历情况也值得关注,其12位董监高中,10位系本科以下学历。

据招股书,除独立董事外,迎丰科技共有12位董监高,分别为傅双利、马颖波、徐叶根、余永炳、王调仙、董祖琰、傅天乔、丁长云、梁永松【梁永松,男,1965年5月生,布依族,大学学历(工程硕士),现任贵州省黔西南州工业投资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朱立钢、周湘【生于1956年,1979-1982年毕业于武汉同济医科大学医疗系和儿科系研究生,现任中日友好医院儿科主任医师,从事儿科临床工作22年,曾获国际肾脏病奖学金和劳动人事部归国人员启动基金,从事儿科肾脏病的-zhouxiang】望、魏吉刚。

而迎丰科技董事长、总经理傅双利,大专学历;董事马颖波,高中学历;董事、副总经理徐叶根,大专学历;董事、副总经理余永炳,大专学历;董事、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王调仙,大专学历;董事董祖琰,本科学历;监事会主席傅天乔,本科学历;监事丁长云,初中学历;监事梁永松,初中学历;副总经理朱立钢,大专学历;副总经理周湘望,大专学历;副总经理魏吉刚,初中学历。

此外,迎丰科技超八成的员工为中专以下学历。

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6月30日,迎丰科技在册员工总数为1,881人。其中,大专及以上学历86人,占总人数比例4.57%;中专学历157人,占总人数比例8.35%;中专以下学历1,638人,占总人数比例87.08%。
研究 | 迎丰科技:“三降”压顶专利靠“买买买” 经营混淆或侵蚀独立性 | 金证研插图5
上述情况或表明,迎丰科技所在的印染行业竞争激烈,且在行业内企业通过科技进步、管理创新等方法来转型升级的背景之下,迎丰科技发明专利或全靠“买买买”、逾八成员工为中专以下学历、12位董监高10人为本科以下学历,其创新能力及内部治理水平如何?不得而知。

 

三、与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控制公司“撞号”,独立性或遭“侵蚀”

在规范经营中,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需要符合人员、资产、财务方面“三分开【“三分开”是指公司(与其股东,尤其是控制股东在财产、财务、人事等方面分开,以保持本公司的独立性。】”的要求。

而需要指出的是,迎丰科技存在与控股股东、实控人控制的公司共用联系方式的情形,独立性或遭“侵蚀”。

据招股书,绍兴柯桥双汉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汉化工”)为迎丰科技子公司,成立于2018年2月1日。

据招股书,浙江浙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宇控股”)为迎丰科技的控股股东,对迎丰科技的持股比例为60.63%,成立于2016年5月12日。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19年,双汉化工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89966185。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8年,浙宇控股的企业联系电话为89966185。

也就是说,2018年,迎丰科技子公司双汉化工曾与控股股东浙宇控股共用联系电话。

而后“凑巧”的是,2019年,迎丰科技控股股东浙宇控股变更了联系电话,而该联系电话却与迎丰科技的联系方式一致。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浙宇控股2019年年报显示,其联系电话为0575-89972225。

据招股书,迎丰科技的联系电话为0575-89972225。且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迎丰科技2019年年报显示,其联系电话也为0575-89972225,与上述浙宇控股2019年联系电话“撞号”。

无独有偶,迎丰科技还与实控人控制的公司共用联系电话。

据招股书,绍兴铭园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园纺织”)为迎丰科技实际控制人马颖波、傅双利控制的公司,绍兴浙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宇地产”)为铭园纺织的全资子公司,铭园纺织与浙宇纺织为迎丰科技的关联方。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浙宇地产2019年年报显示,其联系电话为0575-89972225,与迎丰科技联系电话一致。
研究 | 迎丰科技:“三降”压顶专利靠“买买买” 经营混淆或侵蚀独立性 | 金证研插图6
由此可见,迎丰科技与控股股东、实控人控制的公司等关联方共用联系电话,迎丰科技的独立性或存缺失。

 

四、“零人”关联方成立不足半年即合作,住所存重叠或经营混淆

而迎丰科技与关联方之间的“异象”,还在上演。

难以回避的是,迎丰科技子公司或与关联方共用房产,而该关联方成立不足半年便为迎丰科技贡献逾百万元收入。

据招股书,绍兴卡欣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欣纺织”),为迎丰科技实际控制人傅双利之表弟周延明持股60%并担任监事的公司,为迎丰科技关联方。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卡欣纺织成立于2019年1月10日。

而据招股书,2019年上半年,迎丰科技向卡欣纺织提供印染加工服务,销售金额为194.85万元。

作为迎丰科技关联方,卡欣纺织成立不足半年就为迎丰科技贡献百万元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卡欣纺织或为“零人”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卡欣纺织的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据招股书,滨海工业区海涂九一丘1幢2幢和滨海工业区海涂九一丘3幢为迎丰科技拥有的房产,证书编号分别为浙〔2018〕绍兴市柯桥区不动产权第0038855号、浙〔2019〕绍兴市柯桥区不动产权第0001419号,建筑面积分别为9,571.06平方米、17,473.39平方米。

此外,据招股书,迎丰科技的子公司双汉化工的住所为绍兴市柯桥区滨海工业区海涂九一丘3幢。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卡欣纺织的住所为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滨海工业区海涂九一丘1-3幢。
研究 | 迎丰科技:“三降”压顶专利靠“买买买” 经营混淆或侵蚀独立性 | 金证研插图7
显然,卡欣纺织的住所,与上述迎丰科技拥有的房产地址、迎丰科技子公司双汉化工登记的住所一致,卡欣纺织是否存在与迎丰科技共用经营场所的嫌疑?其能否保证其经营独立性?尚未可知。

由上述情形可见,作为迎丰科技关联方,卡欣纺织或与迎丰科技共用经营场所,是否涉嫌经营混淆?且卡欣纺织或为“零人”公司,成立仅半年内就为迎丰科技贡献百万元收入,其交易数据又是否真实、可信?有待考察。

分享资本盛宴之际,迎丰科技上述问题或系冰山一角,未来能否华丽转身?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