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配资

四月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研究 | 郎酒股份:客户2019年停业正执行合同超4亿元 财务数据陷“罗生门” | 金证研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无涯/作者 映蔚 洪力/风控

万亿市场容量的白酒行业,向来是资本市场的“热土”,贵州茅台与五粮液【五粮液是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Wuliangye Group Co., Ltd)的简称,1997年8月19日成立于四川省宜宾市,主要生产大曲浓香型白酒。】“两瓶酒”,称霸沪深两市“隔海相望”,营收总和占整个白酒上市公司总营收的比重超五成,行业早已进入存量竞争状态。

而跨越资本门槛并非易事,市场因“青花郎,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这句广告语,对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于2007年8月9日在泸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以下简称“郎酒【郎酒,一个拥有百年历史的中国白酒知名品牌,是我国名酒园中的一株新秀。】股份”)的“郎”牌酒得以熟悉,而2019年,一名消费者以该广告语误导其购买为由,将郎酒股份推至“被告席”,一时间“激起千层浪”。

观其背后,2019年,郎酒股份为15家原粮供应商提供超2亿元“担保”,且担保前两年,郎酒股份曾通过供应商发生“转贷”行为。在上述被担保原粮供应商“异象迭出”,被郎酒股份担保且担保金额千万元的供应商,其控股股东与郎酒股份实控人配偶、间接持股股东或为同一人。此外,郎酒股份与客户正在执行的合同金额达4.3亿元,该客户2019年却“停业”,令人不解。同时,招股书【招股说明书是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票时,就发行中的有关事项向公众作出披露,并向非特定投资人提出购买或销售其股票的要约邀请性文件。】多处财务数据现“矛盾”,信息披露或存硬伤。

 

一、客户2019年“停业”,正在执行合同高达4.3亿元

在郎酒股份披露的重大采购及销售合同中,有一份销售合同,以及一份采购合同,均或存“蹊跷”。

据招股书,郎酒股份通常每年与客户签署年度经销合同。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0年5月25日,郎酒股份正在执行的重大销售合同中,其与仪征市仪许食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仪许贸易”)签订了一份成品酒销售合同,合同金额为4.3亿元,合同期限至2024年12月31日。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仪许贸易成立于2016年1月20日,仅存在一名自然人股东【自然人股东是相对法人股东而言的,是具有公民身份的个人投资者,在他进行公司的投资以后通过公司所在地的工商局注册,进行公司股权登记,就成为自然人股东。】“柳艳【柳 艳,女,汉族,内江威远人,1971年11月出生,四川省委党校法律专业毕业,大学学历,2002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2年8月参加工作,现任中共威远县委党校法学讲师。】”。2019年,仪许贸易的企业经营状态为“停业”;截至2019年底,其实缴出资额为0元。截至查询日期2020年12月23日,郎酒股份的登记状态为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而且,2016年,即仪许贸易成立之初,其从业人数仅4人,营收、净利润分别仅为145.95万元、3.84万元。

那么,2019年“停业”的仪许贸易,至今其是否已恢复开业状态?尚未可知。另一方面,或为“停业”客户又如何为郎酒股份贡献超4亿元订单?有待拷问。

无独有偶。据招股书,报告期【报告期加权综合指数又称帕氏指数,是1874年德国学者帕煦(Paasche)所提出的一种指数计算方法。】内,郎酒股份正在执行的重大采购合同中,其与泸州恒燊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燊商贸”)签订了一份煤炭采购合同,合同金额为4,118.4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恒燊商贸成立于2017年5月11日,两名自然人股东系“邓杰平【邓杰平,男,一九六二年三月生,汉族,湖南宁乡县人,学生成份,大学文化,一九八一年三月参加工作,一九九三年十月入党。】”、李江,均分别对恒燊商贸持股50%。

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5月25日,郎酒股份第八大股东为“邓利平【邓利平,男 ,四川合江人。】”,对郎酒股份持股1%;其于2017年10月入股郎酒股份。而由名字结构来看,两人仅存在“一字之差”,邓利平与邓杰平是否存在亲属关系?不得而知。
研究 | 郎酒股份:客户2019年停业正执行合同超4亿元 财务数据陷“罗生门” | 金证研插图
由上述情形可见,郎酒股份正在执行合同金额超4亿元的客户,2019年“停业”,交易真实性存疑。且其撑起超4,000万元采购订单的供应商,股东与郎酒股份股东仅一字之差,郎酒股份与该供应商的是否存关系?或该“打上问号”。

 

二、供应商成立不足2个月获千万元担保,其控股股东与郎酒股份实控人配偶或为同一人

然而,郎酒股份与其供应商之间,“故事”颇多。

由于原粮供应商独立获取银行贷款的难度较大且资金成本较高,郎酒股份存在向其十几家原粮供应商提供担保,以便该等供应商可以较低的资金成本获得银行贷款的现象。

据招股书,2019年7月31日,郎酒股份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为公司红粮供应商提供融资担保的议案》,决定向15家四川地区【四川地区原意指川峡四路 ,同指四川行省、四川省、四川盆地等。】的原粮供应商提供担保。其中,原粮供应商取得郎酒股份提供的担保后,将从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是直属国务院领导的中国唯一的一家农业政策性银行,1994年11月挂牌成立。】取得贷款,用于与郎酒股份相关的原粮收购。

且郎酒股份为15家原粮供应商提供担保的债务本金,合计高达2.65亿元。

据招股书及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被担保的15家原粮供应商中,宜宾米耕香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耕香农业”),法人代表为张燕,成立于2019年6月6日。此外,张燕还系米耕香农业的控股股东,对米耕香农业持股99%,并担任了执行董事一职。

且招股书显示,郎酒股份替米耕香农业提供担保的借款合同债务金额为1,200万元,履行债务期限为2019年8月1日至2020年7月31日。

也就是说,距离担保时间,米耕香农业成立尚不足两个月,其便“跻身”郎酒股份提供担保的原粮供应商名单。

据招股书,2019年,米耕香农业的营收为892.68万元,净利润为7.91万元;且郎酒股份与其并不存在关联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供应商米耕香农业的控股股东与郎酒股份实控人配偶、间接持股股东“重名”。

但据招股书,张燕为郎酒股份实控人汪俊林【汪俊林,1992年初到泸州制药厂,迅速将当时年收入仅200万的制药厂打造为目前年收入过4亿的民营宝光集团。】的配偶,其对郎酒股份间接持股0.62%。即米耕香农业的控股股东、执行董事、法人张燕,与上述张燕是否为同一人?不得而知。

而被担保的原粮供应商存“异象”的不止一家。

据招股书,被担保的15家原粮供应商中,四川硒有粮食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硒有贸易”),法人代表为“黄浩”,成立于2019年6月6日。值得一提的是,硒有贸易的成立日期,与上述供应商米耕香农业成立日期一致。

且招股书显示,郎酒股份替硒有贸易提供担保的借款合同债务金额为480万元,履行债务期限为2019年8月20日至2020年8月5日。即距离担保时间,替硒有贸易成立尚不足两个月,硒有贸易便同样“入围”郎酒股份提供担保的原粮供应商名单。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筠连县【筠连县隶属于四川省宜宾市,位于四川盆地南缘,云贵高原北麓川滇结合部,与云南盐津、彝良、威信接壤,省内与高县、珙县相邻。】粮食购销公司(以下简称“筠连县粮购”)对硒有贸易持股100%,而筠连县粮食局对筠连县粮购持股100%。

据招股书,2019年,硒有贸易的营收、净利润均为0元。且郎酒股份称,其与硒有贸易不存在关联关系,因市场原因,该供应商未实际与其发生原粮收购业务。未实际与其发生原粮收购业务的硒有贸易。

由此可见,硒有贸易成立不足两个月,郎酒股份便为其担保;且该供应商并未与郎酒股份发生原粮收购业务,截至2019年年底,硒有贸易“零收入零收益”,郎酒股份却“大方”为其提供担保,借款合同超400万元,令人不解。

上述两家原粮供应商,成立不足两个月,郎酒股份便为其提供担保,其中担保金额还上千万元,且其中一家供应商的控股股东,与郎酒股份实控人汪俊林配偶或为同一人,且招股书却称该供应商与其无关联关系,郎酒股份是否存在选择性披露的嫌疑?此外,15家获担保供应商中,存在“异象”的供应商还未列举完毕。

 

三、监事与被担保供应商监事或为亲属,担保金额达1,800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15家被担保原粮供应商中,存在两家“高收入低净利”的供应商,却通过郎酒股份担保获取千万元贷款的情形。

据招股书,宜宾市合万粮食购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宾合万”),成立于2017年10月9日,郎酒股份与其不存在关联关系。

据招股书,2019年,宜宾万合的营收为2,783.21万元,净利润仅为19.88万元。而郎酒股份替其担保的借款合同债务金额为1,800万元,履行债务期限为2019年8月5日至2020年4日。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被担保供应商宜宾合万存在一名监事“罗明芬”。

而据招股书,郎酒股份子公司四川省古蔺郎酒厂有限公司酿造部十一车间主任“罗明刚”,自2019年7月2日开始担任郎酒股份职工监事一职。
研究 | 郎酒股份:客户2019年停业正执行合同超4亿元 财务数据陷“罗生门” | 金证研插图1
从名字结构来看,供应商宜宾万合监事“罗明芬”,与郎酒股份监事“罗明刚”之间是否存在亲属关系?或未可知。

但关于被郎酒股份担保的供应商,问题远未结束。

据招股书,15家被担保原粮供应商中,郎酒股份为富顺县致远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致远农业”)担保的借款共两笔,借款合同债务金额分别为3,000万元、2,900万元。履行债务期限分别为2019年8月2日至2020年7月31日、2019年8月15日至2020年7月31日。

而2019年,致远农业的营收为6,207.79万元、而净利润仅为6.01万元。

不仅如此,据招股书,2017-2019年,致远农业分别系郎酒股份的第五大、第三大、第五大原材料供应商,郎酒股份对其采购金额分别为5,206.8万元、6,940.9万元、5,613.27万元。也就是说,2019年,郎酒股份对致远农业的采购额,占同期致远农业营收的比例高达90.42%。

值得一提的是,郎酒股份曾通过供应商“转贷”从而获得贷款。

据招股书,2017-2018年,郎酒股份存在通过供应商等提供贷款资金走账通道取得银行贷款的情形,相关本金及利息均已足额、及时清偿。且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0年5月25日,其不存在其他“转贷”行为。

而2019年7月31日,郎酒股份决定向15家四川地区的原粮供应商提供担保。

由上述情形或表明,2017-2018年期间,郎酒股份通过供应商“转贷”获取贷款,并且待相关本金及利息均已清偿后,其不再“转贷”。而后2019年,郎酒股份为15家原粮供应商提供担保。而15家原粮供应商是否曾作为受委托单位,为郎酒股份“转贷”?尚待考量。

 

四、财务数据多处与“官宣”对垒,信披质量或遭“拷问”

雪上加霜的是,15家获郎酒股份担保的原粮供应商中,还存在财务数据“打架”的窘状。

据招股书,泸州市卢农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卢农贸易”),成立于2016年4月13日;郎酒股份称其与卢农贸易不存在关联关系。

据招股书,2019年,卢农贸易的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000.94万元、451.44万元、333.08万元、6.33万元。郎酒股份替其担保的借款合同债务金额为360万元,履行债务期限为2019年7月29日至2020年7月28日。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卢农贸易的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699.13万元、305.42万元、68.54万元、-3.6万元。

即招股书披露卢弄贸易的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较之“官宣”数据分别多出301.81万元、146.02万元、264.54万元、9.93万元。
研究 | 郎酒股份:客户2019年停业正执行合同超4亿元 财务数据陷“罗生门” | 金证研插图2
但出现数据“矛盾”现象的,并不止于供应商,郎酒股份子公司的财务数据与“官宣”对垒。

据招股书,2019年,郎酒股份的子公司合江县华艺陶瓷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江华艺”),总资产、净资产、净利润分别为47,782.58万元、35,133.89万元、4,004.35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郎酒股份子公司合江华艺的总资产、净资产、净利润分别为48,167.63万元、35,540.18万元、4,135.65万元;即招股书披露合江华艺的总资产、净资产、净利润,较之“官宣”数据分别少了385.05万元、406.29万元、131.3万元。
研究 | 郎酒股份:客户2019年停业正执行合同超4亿元 财务数据陷“罗生门” | 金证研插图3
且令人困惑的是,在同一份招股书中,郎酒股份还存在基酒采购数量前后不一致的情形,信披如同“儿戏”。

据招股书,郎酒股份生产所需原材料主要包括基酒、原粮及辅料、包装材料。2017-2019年,郎酒股份主要原材料之一基酒的采购数量分别为5.6万吨、3.82万吨、4.18万吨。

而同一份招股书显示,在募投项目信息披露时,郎酒股份却称其产能缺口需要通过外购基酒来满足,2017-2019年,外购基酒分别为5.44 万吨、3.72 万吨、4.03万吨。

为何同一份招股书中,两处关于基酒采购数量的披露却前后矛盾?而郎酒股份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几何?不得而知。

供应商背后异象丛生、多处财务数据现“矛盾”,此番上市,作为四川白酒“六朵金花”之一,郎酒股份能否大放异彩?《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继续保持关注。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